小說,主要是寫人物活動和人與人的互動。

看了很多小說的你,有沒有為某些角色神魂顛倒過?如果有,曾否想過:明明是虛構的人物,為甚麼你的心裏總是念記着他們?記住他的一言一淚,念着她的一顰一笑。

曾經,我們遊走在虛幻與真實之間,與書中人物心靈合一,陪伴他們走過生老病死,經歷種種苦難,彼此仿如親人、知己、朋友 ······ 大家進行了無數次對話,甚至在人生觀、處事態度等方面激烈地辯論過。最後,大家彼此接納、互相欣賞,或者破口大駡,各走各途。

會出現這種超現實的交流?因為作者寫活了書中的他/她。

這些人物有思想、有偏執、有僻好······ 在身處的世界,他們被愛過、接納過、壓迫過、掙扎過……他們 「活着」, 發出過震撼我們靈魂的吶喊。我們的情感被牽動了,忍不住隨他們一起「活」。 當所愛的角色開闢了一條路,扶搖直上,我們喜悅地歡呼;當他們歷盡苦難,仍然逃不過被現實碾碎的命運時,我們也心酸落淚。

這些我們深感認同的人物,讓我們拿着一本書一頁又一頁地翻下去,追看着追看着,想知道那個他/她「然後怎樣呢?」終於,翻到最後一頁時,我們也許會說:「太好了!」也許會憤憤不平地決定:「我以後都不看這個作家的書了。」又也許會意猶未盡地問:「完了?」然後,不捨地闔上書本,回歸現實。

但是,即使我們放下了那本書,有些事情還是變得不一樣了:那些故事人物從此活在你心中。有一天,我們會驀地想起他們,然後「啟程」去「探望」他們。

有些人可能會感到奇怪,問我們為何可把同一個故事看了又看,卻從不覺得沉悶?我們會微笑着回答:「因為我只是去探望我的親友。」

童話故事裏,老木匠用滿滿的愛創造了一個木偶,對待它如兒子。小仙女受了感動,所以施了魔法,讓木偶活了過來,變成真正的小孩。在創作小說時,作者既是木匠,也是小仙女,既要雕琢人物,也要注入情感,令他們栩栩如生,引起讀者同鳴。這件事情,說來容易,做起來卻極為困難。

身為作者,只能多欣賞、鑽研古今名作,年年月月不間斷地提升個人的寫作能力,以達致名家作品的水平為己任,蹣跚地朝着遙遠的目標前進。儘管心裏知道,也許窮一輩子精力,都不可能走完十分之一的路程, 更枉求到達目的地,亦要不悔地學習, 一小步一小步,不怕艱辛地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