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老師和大人都說,孩子最需要用功培養的,不是腦,便是心。怎想到幾十年後,令我閉上眼睛,回到未來,百感交集,靠的竟然是舌頭、鼻子和耳朵。那年我剛剛大學畢業,辛曉琪的 〈味道〉播得連香港也街知巷聞。當時琅琅上口,其實不求甚解也無從了解。「味道是記憶的最強載體」這等老生常談,年少氣傲的我,又怎會願意相信?

但事實是,我們都敵不過時間。「誰說,時間片刻變陳舊,全為我分秒亦停留」,昔日聽〈陪着你走〉原裝版,確實是被盧冠廷寫的旋律完全說服。心裏有着這首歌,只是為了那完全抽象,沒任何敍事結構,由音樂和聲韻交織而成的裊繞。

去年,再聽我喜歡的本地音樂組合「小塵埃」翻唱這首歌,終於明白那時候令我感動的到底是甚麼。他們青澀無邪的嗓子,輕盈地吞吐,字字珠璣,以青春的正直來示範說明,即使還沒有切實經歷過人生,只要觸碰唐書琛綿綿歌詞裏的世道,還是任誰都會被感動的。那被感動的起點沒有其他,就是人性;就是他也是你和我的,那一點從人心深處神秘而無形地連繫起來的靈氣。

靈氣一般隨年齡增長而消散,就好像許多小孩會感覺到異度空間裏的幽遊,但長大後便漸漸與此絕緣一樣。靈氣散退,留下的是被現實磨蝕出來的劃痕。劃痕中有英勇的刀疤,亦少不了黯然的傷口。傷口出現、癒合、結疤,經過這些自然的過程後,心裏於是有了個底子。然後再聽歌詞,就有不一樣的感覺,找到不一樣的連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