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十八鄉那濃厚的佃農文化比較,這裏有一股淡淡的書香世家風味。鄧氏宗祠是一座三進兩院式祠堂,正門前兩旁是鼓台,各鼓台有兩柱支撐瓦頂,內裏掛滿匾額,記載宗族源遠流長的歷史。每年春秋二季仍有祭祖儀式,宗族子弟拜祖完畢,還可以「分胙」,大家分得大塊肥美豬肉。

鄧氏一族,在科舉考試的年代,出了不少秀才。久而久之,這裏形成了中國南方一個別具特點的門第階層。在屏山、坑頭、坑尾等村至少有五個書室:覲卿、述卿、若虛、仁敦岡、五桂堂,還有一個聖軒公私塾。現存於新界的清代書室,鄧氏幾佔一半。其中仁敦岡書室興建較晚,鄧氏子弟在這裏念書,後來也在這裏接受現代教育,最後由達德學校取代它的角色。這幾個建築物把古代和現代教育連繫起來,對香港新一代認識傳統教育別具意義。

談到讀書的地方,可以一提還有老一輩元朗人還記得的「尼克遜圖書館」。當年任美國副總統的尼克遜(Richard Nixon)曾於一九五三年十一月訪問東亞諸國,為艾森豪威爾的亞太事務的其中一站是香港,來訪之地包括新界元朗。當時他會見了青年總商會的主席及地方鄉紳,彼此商議可在元朗興建一座以他命名的圖書館,給青少年學生使用。翌年,一座藏書達七千冊的小型圖書館在大馬路落成。尼克遜一九六六年重訪香港時曾來此參觀,地方鄉紳打算把它擴充成為更具規模的建築物,但國會考慮到這會挑動本地反美人士情緒,因此作罷。圖書館後來遷到元朗大會堂及大馬路一座唐樓上,在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不知所終,據說藏書已轉贈到當年市政局轄下的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