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窗外是一片片棉絮,飛機輕輕滑過白白的絮面,爸媽說這是雲海。心在翻滾,心在顫抖,身冒着汗,從上飛機的一刻,從坐到椅上的開始,心就狂跳,上下飛騰。要離開生活了近廿五年的老家,要移居千里外的香港,心裏是捨不得,捨不得那小學的上下課鈴聲,捨不得那扇窗外的老槐樹;那窗外藍藍的一塊天空,最捨不得那小花貓。這一下子都放下,放在背後遠遠的胡同裏,放在我心底深處!但我是可以放下的——我要飛往一直夢牽魂想的大海,一直嚮往的海洋,一直想着要看看的海!我就快會看到我的最愛——海。

飛機緩緩地在白茫茫的海面滑動,忽的一個轉彎,機翼劃破了布幕的包圍網——「各位乘客,我們要飛越台灣海峽,大家左邊就是台灣島了。」喇叭傳來機長的廣播聲。我沒有留意那綠色的土地,滿眼是更遠的一片湛藍色,無邊、無限、無際的藍展開去。我看過地圖,爸媽也告訴過我,那就是太平洋,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它和我夢中的海不一樣,是更廣闊、更藍、更深邃,我差點歡叫出來——我看到海了!

來到香港不過一星期,便在石澳真的撫摩了大海。我喜歡海,它包容了我,浪濤聲冲洗了我的煩燥,它傾聽我的心聲。和大海結緣,它教我認識生命的多面相——浪濤洶湧;水平似鏡;嬌柔、金光粼粼;狂呼怒唬,澎湃翻騰,讓我了解生命的多樣。認識了海,認識了大自然,也認識了生命!

「大海有很多風浪,大浪打過來,我會迎着浪衝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