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寂寞的晚上》

《一個寂寞的晚上》


爸爸去了上海做生意,經常不在家;媽媽做網上投資,整天對着電腦。他們的房門經常關着。

我上網玩遊戲,覆電郵,做功課,房門也經常關着。

爺爺、嫲嫲在房間裏看電視,怕電視機的聲浪影響我們,所以房門也經常關着。

客廳裏只有寂寞的大黄貓在打瞌睡,還有那寂寞的谷咕鐘,每半小時有一隻谷咕鳥探出頭來谷咕谷咕叫一次。

其實媽媽也寂寞,爸爸每年才回來兩次,一次是老人家生日,爸爸回來為他們祝壽。爺爺嫲嫲的生日都在舊曆八月,爸爸回來順便過中秋。

一次是農曆新年,爸爸回來吃團年飯,一過「人日」就走。

媽媽也想到上海去陪爸爸,可是爸爸的爸媽和媽媽的爸媽身體都不大好,她不大敢走開。

媽媽說話不多 ── 簡直很少,跟我和爺爺嫲嫲一天說不上幾句。也曾有舊同學約她相聚,她差不多次次都說沒空,走不開。她把電話一掛掉便會說:「沒意思。」

爺爺嫲嫲之間很少交談,他們每天主要的節目便是看電視,不過他們看着看着便睡着了。

偶然有電話找他們。我到他們房間叫他們聽,發現電視機開着。爺爺張着嘴打鼻鼾,嫲嫲的頭歪在一邊,手上的毛衣打到一半,針掉在地上。

這晚上我剛考完試,沒有功課。收到的幾個電郵都是說:「好悶呀!」「悶死人啦!」我決定到外面走走。

街上的人真多,都不像是有事做的人,他們都是怕悶走上街的吧?

大家肩膊碰肩膊的擠過來、擠過去,這就不悶了嗎?

也有一些在工作,這裏站一個,那裏站一個,在派廣告單張。

數不清的人從他們面前走過,肯伸手接一張的百中無一,夠悶的,派呀派的,忍不住打呵欠了。

想不到呵欠倒是派出去了,你傳給我,我傳給你,一下子全街都在打呵欠了。

也有手拖手的,他們面對的是看厭了的櫥窗,看厭了的城市夜色。戲院裏有看厭了的劇情和男女主角,快餐店裏有吃厭了的Junk Food。

有人就是厭倦了這種拍拖決定結婚,然後開始越來越厭的婚姻生活。

我在街上走過,我在戲院大堂走過,我在快餐店走過,迎面而來的都是模糊的面孔。沒有一個眼神跟我溝通,沒有一張笑臉為我展開。

人越多,越寂寞。

我的腳步漸漸把我帶進一處空地,白天有孩子在此踢球,黃昏和早上有人在這裏放狗。空地是政府產業,用途還未定案,因此任由它荒蕪着。

空地周圍是一個個矮小的山坡,山坡上站立着一排排的大廈,一格格的亮着燈。

空地近中央處有一汪水,是個天然池塘。

積聚的雨水反射着大廈的燈光。

這時我聽到「閣」的一聲,好像有人忍笑不禁,在掩嘴之前泄漏了少許。

這把我嚇了一跳,四處張望,不見有人。

不久又叫了第二聲,像是誰在打噎,我聽出是池塘中的蛙鳴。

到牠叫第三聲時我認定池塘只有牠一個,不知何時牠開始在此落戶。

我繞着池邊走了一個圈,想找到牠藏身何處。可是牠卻悶聲不響,大概是由於對我的不信任。我模仿牠「閣」的叫了一聲,卻得不到牠的回應。

我真想跟牠聊聊,人蛙交談能不能互解寂寥?

青蛙不睬我,我走向那邊的樹叢。

二三十棵樹形成了一個幽深的小林,在這遠離燈光的一角。

一小點火光在我面前飛過,忽然高升又忽然下沉。

螢火蟲?我懷疑自己的判斷。

牠們不是在這個城市絕跡了嗎?

我追過去看牠,牠幾個起伏便消失了蹤影。我仰首四望,再看不見另一顆流動的火光。

這一顆孤螢,牠可也寂寞?

這時我忽然聽到一聲嬰兒的啼哭,跟着是一聲緊接一聲。我的汗毛根根直豎,是不是有殘忍的父母在此棄嬰?

我循着聲音找去,卻見是一黃一白兩隻貓兒,兩顆寂寞的心在此幽會。

牠們看到我立即鑽進草叢,回頭看我時,兩對眼睛像四個燈盞。我輕輕說了一聲:對不起!

一把胡琴的聲音遠遠傳來。「涼風有信呀,秋月無邊,虧我思嬌嘅情緒,好比度日如年……」沙啞的聲音夠蒼涼的。

「嘈乜呀,你唔瞓人哋要瞓!」一把尖高的喝罵聲在冷空中震盪,歌聲截然而止。

這時忽然傳來集體的一聲「嘩!」,像足球場上有人射出一個好球。

所有大廈一格格的燈光熄滅了,停電!

燈一熄,頭頂的星光便明亮了。好一個繁星點點的夜空。

「星星呀,你們是如此擠擁,又互相望見,該不會寂寞了吧?」「我們看上去離得近,實際上隔得遠。要你從這顆星走到那顆星,幾個世紀也走不完。」是星星在回答我。還是天文學會的老師?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我記起了牛郎織女的故事。星星可能比人類更寂寞。

「嘩!」所有的燈光同時亮了。

電回來了。星空隱退。

一重很濃很濃的寂寞洶湧在我心間。

我悄悄回到家裏。貓兒打着呵欠來繞我的腳。谷咕鳥探出頭來,告訴我是晚上11點。

媽媽的房門關着,爺爺嫲嫲的房門關着,我推開房門走進我的房間,開了燈。

想把房門關上時,我遲疑了一下,又把它打開。

房裏的燈光照亮空蕩蕩客廳的一角。

出版社:新雅文化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阿濃

阿濃

原名朱溥生,1934年出生。1954年畢業於香港葛量洪師範學院,任職中小學教師39年。曾任香港兒童文藝協會會長、加拿大華商作家協會副會長、報刊編輯等。1993年退休後移居加拿大,至今寫作不輟。 2009年,獲香港教育學院(即今香港教育大學)頒授第一屆榮譽院士名銜,以表彰其對教育及文學的貢獻。 阿濃的作品有小説、散文、新詩、劇本、報章專欄等,已出版書籍過百種,並且獲獎無數。 阿濃五度獲香港中學生選「最喜愛作家」,當中入選香港「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十大好書的作品超過15種,其他獎項包括冰心兒童圖書獎、陳伯吹園丁獎、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教育城「十本好讀」等。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