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尾傳奇》

《焦尾傳奇》


火鍋頌

從小就喜歡吃火鍋,一家人圍在爐旁,說說笑笑,白煙自中央騰起,蒸得一室皆春。桌上放了一把把蔬菜,還有肉丸、肉片和粉絲,看得眼也花了。那時年紀小,遇上那些身型高挑的火水爐,只能延着頸,略窺一下鍋內的情況:湯汁和着濃烈的香味在滾、在泡,洶湧沸騰;菜葉如輕舟一片,在波濤中起起伏伏;肉丸在湯汁中半浮半沉、顫動。

人長大了,吃火鍋時不再「看多於吃」。嚴冬裏吃火鍋為了取暖,復可果腹,唯吃火鍋須具點耐性,由生到熟的過程,不看也罷,若是定睛看着,定叫人有飢寒交迫、難忍難熬之感。急性子一發不可收拾,生也好,熟也好,放在湯裏一泡便往嘴裏送,也不管味道如何,腥臊並御,是以拉肚子成為吃火鍋的後遺症。

稍長,開始欣賞到吃火鍋的真諦。時下年輕人愛燒烤,以為風味與火鍋無異,實則不然。燒烤以肉類為主,缺少蔬菜,所謂「肉食者鄙」,令人生肥膩之感。而且因醃料處理的關係,味道千篇一律,難收膾炙人口之效。而且燒烤多在戶外進行,餐風露宿,雖具樂趣,唯得不償失。吃火鍋則不然,菜與肉的配搭均衡,且調味料由自己調配,將泡熟的肉拌上屬於自己的醬料,自得其樂,不必強人所難,又甚具古風 ── 古時用鼎鑊煮肉,不調味,醬料助味皆置「豆」(小碟)中,由吃肉者自行選擇味之濃淡。吃火鍋多於室內,四海變秋氣,一室暫為春,飽暖安逸,莫過於是。

吃火鍋不宜人多,最好是三五知己良朋,聚首一堂,談古道今。時而寛衣解帶,熱血沸騰;時而指點銀瓶,借酒罵座。杯箸交錯,面紅耳熱,良有以也。唯最難耐者是既飽既醉,杯盤狼藉,筵散席終,感慨油然而生,想到故人星散,捲一捲被湯汁燙得微腫而麻木的舌頭,確有點食不甘味之感。

好些國家吃火鍋的習慣跟中國不同,乃由第三者(侍應)代勞,我卻認為吃火鍋之樂趣不只在於「吃」,而更在於「參與」。世之至樂,莫過於自食其力,不依人籬下,不仰人鼻息,吃得比較開懷、暢快。唯「自食其力」者,亦有「食」而不得法的,好些人在湯汁沸滾時,將所有食物一股兒傾進鍋內,不辨葷腥,不分是非,實行以逸待勞,餘下來的時間就是吃、吃、吃。這種單調的方式,實在違背了吃火鍋的真義。

有科幻小說假設未來的人類吃幾顆特效丸便可果腹,毋須吃其他食物。果真如此,我想這不是進步,而是悲劇。為了生存而求食,是多麼的無奈。若能為吃而吃,真正成為一個「為食之人」,那才有意義。民國詩僧蘇曼殊因饞嘴貪吃,終因腸胃病惡化而送命,確是在某程度上體現了「為了吃而置生死於度外」的豁達情操。

出版社:中華書局(香港)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朱少璋

朱少璋

作家,現為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高級講師、「香港文學推廣平台」主任。工餘熱衷參與文化藝術活動,多年來從事文學研究、文學創作及中文教學。小說《告別下雨天》(獲益出版事業有限公司)入選第十一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十本好書」,傳記《燕子山僧傳》(獲益出版事業有限公司)入選第九屆香港電台「十本好書」。編訂南海十三郎專欄作品而成的《小蘭齋雜記》(商務印書館)獲頒第十屆香港書獎,參與顧問及審稿工作的《悅心文言讀本》(啟思出版社)獲頒第一屆香港出版雙年獎的最佳出版獎。散文作品多次獲獎:《灰闌記》(匯智出版)獲頒第十屆中文文學雙年獎首獎、《隱指》(匯智出版)獲頒第十一屆中文文學雙年獎推薦獎、《梅花帳》(匯智出版)獲頒第十三屆中文文學雙年獎首獎及第二屆香港金閱獎。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