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西醫發展史:1842-1990》

《香港西醫發展史:1842-1990》


 

港府對兩院的態度

雅麗氏紀念醫院和西醫書院在香港西醫本地化發展上,扮演重要角色。華人可以透過雅麗氏紀念醫院,接受免費的西醫治療。西醫書院則訓練一群專業的華人西醫,解決華人因恐懼歐洲人醫生及言語障礙,而拒絕西醫治療。藉着兩院,香港華人有更多機會接觸西醫,消除或改變他們過去對西醫的疑慮和偏見。雖然兩院努力推動西醫本地化,但港府對他們的支持卻十分有限。


港府對雅麗氏紀念醫院的態度

雅麗氏紀念醫院的院址是由倫敦傳道會購買的,港府沒有撥出土地支持建院。而醫院的興建費用,則由何啟及各界捐款資助,港府亦沒有撥款資助興建。醫院的營運開支,主要依賴倫敦傳道會及在港各界人士的捐助,港府每年僅對醫院資助200元,直至二十世紀港府的資助才增至300元。港府的有限的資助金額,當醫院遇上財政危機時,根本不能應急。《1891至1900年雅麗氏紀念醫院報告》(Decennial Report of the Alice Memorial and Nethersole Hospitals Hong Kong I891-1900)中,葉純便指出醫院的主要收入來自社會捐助,但數目有限,如1891年醫院只籌到7124.5元。到1894年受鼠疫的影響,捐款下降至4786.98元,雖然到1899年捐款增至6900.98元,並有特別的捐款,但醫院仍然入不敷支。

或說雅麗氏紀念醫院是民辦醫院,港府對其支持有限亦情有可原。可是與同屬民辦醫院的東華醫院比較,港府對兩院的支持便形成強烈的對比。雖然兩所醫院同樣由社會各界集資興建,日常營運亦由社區募捐,但東華醫院的院址是由港府撥地,港府更撥款資助醫院的興建費。雖然政府資助東華醫院的款項主要來自賭博牌照税的收益,其資助行為可視為將一筆「不光彩」的金錢,用於有利社會的用途,以減少各界對港府的指責。

港府對兩所醫院不同程度的支持,間接反映了港府的華人醫療政策。東華醫院與雅麗氏紀念醫院的主要服務對象是華人,兩所醫院都不會為病逝的患者進行解剖;差別只在於東華醫院以中醫治療,雅麗氏紀念醫院則以西醫治療,並會為患者進行外科手術。可是東華醫院採用的中醫,卻被港府醫務官員認為欠缺科學理據和迷信的醫術,而且院內的運作,亦一直被殖民地醫官指責。理論上,信任西醫的港府,應支持雅麗氏紀念醫院多於東華醫院,事實卻恰恰相反,港督麥當奴曾說過,興建西醫醫院給華人,是不能解決義祠問題,只有中醫醫院才能滿足華人的醫療需要。由此可見,港府深知華人的醫療選擇,所以縱然港府不接受中醫,仍會支持東華醫院的興建。

其次,從港府對雅麗氏紀念醫院的態度,亦反映港府沒有企圖嘗試將西醫推廣給華人。雅麗氏紀念醫院的興建原是一個良機,讓港府可以有系統丶有效率將西醫介紹給華人,但港府根本沒有意圖要透過醫院將西醫普及。醫院的經費及運作,全由倫敦傳道會及院中的醫生負責。這顯示港府對華人的醫療事務,是採取不干預的政策——東華醫院以中醫為華人治病,已能夠滿足廣大華人的醫療需要,更可避免義祠事件的重演。

再者,醫療選擇涉及多個考慮,選擇醫療的方式是個人的習慣,受着其成長的文化丶習俗及價值觀等因素影響,一個民族的醫療選擇,涉及了整個民族的價值觀,更是日積月累的成果。要求華人放棄三千年積累下來的中醫醫術而信任西醫,並非一朝一夕之事。港府若干涉華人醫療事宜,容易引起華人的反感,引致社會不安,危及政局的穩定性。正如《1887年公共衞生條例》的立法,已引起華人極大的反響。條例是從整體的建築及環境衛生角度岀發,改善香港居民的健康,而非個人的醫療考慮,已令華人有如此強烈的反應,若港府將西方醫療制度強加於華人的身上,華人的反抗將更為激烈。故此,港府不會「冒險」干預華人的醫療事宜,更不會冒然將西醫推介給華人,以免引起華人對港府的不滿。


出版社:中華書局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羅婉嫻

羅婉嫻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講師。主要研究香港、新加坡及近代中國的醫療史。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