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紋身的背後》

《墨子:紋身的背後》


有生命的畫布:現代紋身美學 陳敏熹


紋身這種風尚,出現至今已逾百年。現代紋身不但從未過時,而且默默地穩步發展,逐漸洗脫污名,建立起自己的版圖,不斷擴展其風格手法和技術,演變為獨立的現代藝術形式。雖然紋身藝術發展蓬勃,在當代社會無處不在,但藝術學者卻甚少踏足這個領域。一九七○年代末,美國喜劇演員喬治.卡林(George Carlin)曾戲指一個滿身紋身的人為「移動畫廊」,又說道:「這樣的人去世後,不能埋葬,應該把他放在博物館裡!」玩笑過後,我們為何不認真問一下自己,究竟這個笑話為甚麼惹笑呢?紋身與主流藝術的區別在哪裡?紋身藝術家與「真正的」藝術家又有何不同呢?


回溯至一八○○年代中期,當時紋身的地位與高等藝術並肩。藝術理論及史學家麥特.羅德(Matt Lodder,一位罕有鑽研紋身藝術的學者)認為現代紋身起源於這時期。對那時的英國商人和海軍來說,日本是一片新奇的土地,是充滿了異國情調的文化寶藏。一切來自日本的事物,包括紋身在內,都很受推崇。他們複雜精密的紋身佈滿全身,色彩豐富,細膩生動,設計包括龍、蛇、海獸等傳統日本圖案。羅德對這些紋身評價道:「規模龐大,深度、顏色和陰影處理都十分精湛,這些都是綺麗的藝術品。」日本卻為了向西方展現自己已是現代國家,於一八六九年禁止紋身,諷刺非常。雖說如此,日本的著名紋身師在英國,以至美國依然大受追捧。據載,紋身大師彫千代(Hori Chiyo)曾為五名英國皇室成員紋身,彫豊(Horitoyo)則於一九○○年前往美國,帶起當地上流社會的紋身潮流。


據羅德記載,紋身藝術地位大跌要歸咎於一八九九年發明的電動紋身針,令這門手藝變得容易掌握,不再昂貴。但是,假如技術和成本是界定藝術的標準,紋身的地位又怎會比不上現今充斥當代藝術界的低成本、低技術的現成品藝術(Readymades)呢?現代紋身精緻考究,觀乎香港年輕紋身師Jayers Ko的作品便可見一斑。當中不僅展現嫻熟精密的複雜技藝,更蘊涵前衞的理念和設計元素。這非藝術又為何呢?


紋身未能躋身「真正」藝術之列,主要原因有二。第一,紋身與水手、罪犯、墮落之士和納粹(他們在集中營囚人身上紋識別編號)聯繫在一起,名聲大受打擊,至今仍受到影響。雖然情況逐漸得到改善,但紋身被接納的程度仍然未及同屬「身體改造」的穿耳或整容。其實,後兩者對身體的入侵程度往往更甚於紋身。第二,紋身未能躋身藝術界的原因,與藝術界本身的制度有關。紋身以身體為畫布,令藝術品的展示、搬運和擁有權的轉移相對困難。因此,在愈發商業化的藝術界,紋身若想參與其中,著實不易。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電子書

作者介紹

Jayers Ko

Jayers Ko

紋身藝術家,從事紋身工作6年,並為Lovinkit Tattoo 創辦人。於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畢業。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