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編 》

《故事新編 》


三十四、驚夢

孟姜在夢境中,見到希郎站在未完成的長城邊,不禁欣喜若狂,忙不迭奔上前去,希郎忽然不見了。孟姜大感詫異,將雙手圈在嘴邊,吊高嗓子,大聲喚叫:


「希郎!希郎!」


叫了幾聲,始終沒有回音。孟姜焦急萬分,東張西望,忽見督工的工頭持鞭而至,瞪大雙眼,命令孟姜立即離去。孟姜不肯,工頭當即舉鞭猛抽。


抽了幾下,孟姜暈厥在地。


迨至甦醒,耳際陡聞吱吱之聲,舉目觀望,竟發現希郎的幽靈在長城前邊飄來飄去。


一切都顯得如此的不真實,呈露在面前的東西,猶如一幅動盪不定的幻畫,希望它稍稍停頓,不能停頓。


孟姜是非常詫愕了,以為自己眼花,用手猛擦眼睛,走近去仔細觀看,不覺猛發一怔。


那萬希郎身穿白色長袍,袍上鮮血斑斑,令人看了只想作嘔。


「希郎!」孟姜不由自主地嘶聲狂叫。


但是萬希郎並不回答,晃晃身形,原來是兩腳騰空的。


孟姜見狀,心內怦怦亂跳,有點怕,卻又不顧意離去,暗中推忖:「莫非希郎已經死去了?」


正這樣想時,希郎慢慢走近來了,走到孟姜面前,有意講話,但喉嚨裏彷彿被甚麼東西塞住似的,只會吱吱叫,卻說不出話。


孟姜問:「希郎,你想說甚麼?」


希郎沒有回答,吱吱亂叫,終於哭了。


孟姜走到他面前,想安慰他,結果發現他流出的眼淚全是血。


「希郎!希郎!你怎麼啦?」孟姜見狀大驚,歇斯底里地狂嚷。


希郎低着頭,用衣袖拭去血淚,嘆口氣,忽然連影子也不見了。


孟姜急極,大聲吶喊,喊不出聲音,沁了一身汗,終於從睡夢中驚醒。



三十五、跪求母親


孟姜從噩夢中驚醒,神志還有點迷濛,迨至用手擦亮眼睛,頭腦逐漸轉清。當她憶起夢中情景時,終於「哇」的一聲痛苦起來。


春梅正在外邊打掃,聽到孟姜哭泣,忘不迭走到堂前去稟告員外知道。員外正在與客人聊天,聞報後,立即請夫人先去觀個究竟。


孟夫人不敢遲緩,站起身,疾步走入花園,經長廊,須臾之間就到達孟姜的香閨。


孟姜坐在床沿,用手絹蒙在鼻尖上,哭得十分哀慟。孟夫人冉冉走到她身旁,柔聲細氣地問:


「平白無故的為甚麼又哭起來了?」


孟姜聽到夫人的聲音,益發哭得傷心,抽答抽答的,總不能收住淚水。


孟夫人焦急萬分,緊蹙眉頭,嘆口氣,索性跟孟姜並排坐在一起,伸出手,親暱地圈住孟姜的肩胛;然後用撫慰的口脗對孟姜說:


「兒呀!為娘的年事雖高,也還願意替你分憂分愁的,你若有甚麼心事,儘管講出來,好讓我跟你合計一下,說不定可以想出一個對策的。」


孟姜這才收住眼淚,將夢中的情景詳細告訴夫人。夫人聽了,久久尋思,總覺得夢境裏的一切皆屬虛無,未必就是事實。


「一定是你思夫心切,才會做這樣的噩夢,怎麼可以認真呢?」孟夫人說。


孟姜忽然雙膝一屈,竟跪倒在夫人面前了,急得夫人連忙傴僂着背,將她扶起;但是孟姜卻哭哭啼啼的要求夫人:


「媽,請你做做好事,讓我到咸陽去走一趟。」


夫人眉頭一皺,臉呈為難之色,忙道:「我兒乃是女流之輩,豈可隻身前往北方?」


孟姜說:「我志已堅,寧死也要到長城去尋找萬郎的。」


夫人見她如此堅決,倒也沒有主張了,明知裙釵女不便在外邊抛頭露面,但也不能勸阻於她了。


出版社:中華書局(香港)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劉以鬯

劉以鬯

香港著名小說家及文學編輯,遊走於商業與藝術,既娛人,又娛己,對文學有所堅持。他在寫作和編輯兩個領域孜孜耕耘;前者以與眾不同的筆觸創作,結構獨特,人物心理細緻,描寫視角往往翻空出奇;後者為編輯則眼光獨到,引介外國文學,多年為香港文學提拔出眾人才。 劉以鬯的代表作品有長篇小說《酒徒》和《對倒》,他的小說影響深遠,橫跨地域,超越文學的邊界。他獲獎無數,包括2010年香港書展首位「年度作家」、2011 年香港特區政府銅紫荊星章、2014年嶺南大學榮譽博士及香港藝術發展局終身成就獎等。黃勁輝執導的紀錄片《1918》(2015),記下劉以鬯的寫作心路,與及他對華文文學及藝術的重要影響。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