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原著西遊記》

《精選原著西遊記》


 

卻說那寶閣上有一尊燃燈古佛,他在閣上,暗暗地聽着那傳經之事,心中甚明───原來阿儺,迦葉竟將無字之經傳去。────卻自笑云:“東土眾僧愚迷,不識無字之經,卻不枉費了聖僧這場跋涉?”問:“座邊有誰在此?”只見白雄尊者閃出。古佛吩咐道:“你可作起神威,飛星趕上唐僧,把那無字之經奪了,教他再來求取有字真經。”白雄尊者,即駕狂風,滾離了雷音寺山門之外,大作神威。那唐長老正行間,忽聞香風滾滾,只道是佛祖之禎祥,未曾提防。又聞得響一聲,半空中伸下一隻手來,將馬馱的經,輕輕搶去,諕得個三藏搥胸叫喚,八戒滾地來追,沙和尚護守着經擔,孫行者急趕去如飛。那白雄尊者,見行者趕得將近,恐他棒頭上沒眼,打傷身體,即將經包捽碎,拋在塵埃。行者見經包破落,被香風吹得飄零,卻就按下雲頭顧經,不去追趕。那白雄尊者收風斂霧,回報古佛。

八戒去追趕,見經本落下,遂與行者收拾背着,來見唐僧。唐僧滿眼垂淚道:“徒弟呀!這個極樂世界,也還有兇魔欺害哩!”沙僧接了抱着的散經,打開看時,原來並無半點字跡。慌忙遞與三藏道:“師父,這一卷沒字。”八戒打開一卷,也無字。三藏叫:“通打開來看看。”卷卷俱是白紙。長老短嘆長吁地道:“我東土人果是沒福!似這般無字的空本,取去何用?怎麼敢見唐王!”行者對唐僧道:“師父,不消說了。這就是阿儺,迦葉那廝,問我要人事,沒有,故將此白紙本子與我們來了。快回去告在如來之前,問他掯財作弊之罪。”八戒嚷道:“正是!正是!告他去來!”四眾急急回山,忙忙又轉上雷音。

不多時,到於山門之外。眾皆拱手相迎,笑道:“聖僧是換經來的?“三藏點頭稱謝。眾金剛也不阻攩,讓他進去,直至大雄殿前。行者嚷道:“如來!我師徒們受了萬蜇千魔,自東土拜到此處,蒙如來吩咐傳經,被阿儺,迦葉掯財不遂,故意將無字的白紙本兒教我們拿去,望如來敕治!”佛祖笑道:“你且休嚷。他兩個問你要人事之情,我已知矣。但只是經不可輕傳,亦不可以空取。向時眾比丘聖僧下山,曾將此經在舍衛國趙長者家與他誦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討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黃金回來。我還說他們忒賣賤了,教後代兒孫沒錢使用。你如今空手來取,是以傳了白本。白本者,乃無字真經,倒也是好的。因你那東土眾生,愚迷不悟,只可以此傳之耳。”即叫:“阿儺,迦葉,快將有字的真經,每部中各檢幾卷與他,來此報數。”

二尊者復領四眾,到珍樓寶閣之下,仍問唐僧要些人事。三藏無物奉承,即命沙僧取出紫金缽孟,雙手奉上道:“弟子委是窮寒路遙,不曾備得人事。這缽孟乃唐王親手所賜,教弟子持此,沿路化齋。今特奉上,聊表寸心。萬望尊者將此收下,待回朝奏上唐王,定有厚謝。只是以有字真經賜下,庶不孤欽差之意,遠涉之勞也。”那阿儺接了,但微微而笑。被那些管珍樓的力士,管香積的庖丁,看閣的尊者,你抹他臉,我撲他背,彈指的,扭唇的,一個個笑道:“不羞!不羞!需索取經的人事!”須臾,把臉皮都羞皺了,只是拿着缽孟不放。迦葉卻才進閣檢經,一一查與三藏。三藏卻叫:“徒弟們,你們都好生看看,莫似前番。”他三人接一卷,看一卷,卻都是有字的。傳了五千零四十八卷,乃一藏之數。收拾齊整,馱在馬上。剩下的,還裝了一擔,八戒挑着。自己行李,沙僧挑着。行者牽了馬,唐僧拿了錫杖,按一按毗盧帽,抖一抖錦袈裟,才喜喜歡歡,拜別如來,與行者三人返回東土大唐。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吳承恩

吳承恩

字汝忠,號射陽山人,淮安府山陽縣(今江蘇淮安)人。博學聰敏,善長詩文,有秦少游之風,又擅長諧劇,著雜劇幾種,名震一時。吳承恩曾參加科考,但屢試不中,四十多歲才補為貢生,曾任長興縣丞、荊府紀書等職。晚年歸居鄉里,貧老以終,其著作有《射陽先生存稿》。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