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女孩的秘密》

《幸福女孩的秘密》


 

第一章 住在高塔裏的公主


不知由哪時開始,龔盈盈的朋友都暱稱她為「公主」,她早已習慣「公主」的稱號。如果童話的公主來到現實,在這城市的公主生活,相信跟龔盈盈的相差不遠。


童話的公主都住在城堡,美麗的城堡可以保護公主。然而,城堡的尖塔也可以用來囚禁公主,讓公主跟外面的世界隔絕。


盈盈很喜歡自己的房間,那是父母聘請建築師為她設計的。房間有一面牆可以擺放獎牌和玩偶,早已放得密密麻麻。粉紅色的睡牀有厚厚的牀墊,儘管不能像豌豆公主一樣,可以為十多層牀墊下有粒豌豆而睡得不舒服,她依然會為外遊的酒店牀墊不夠柔軟而無法熟睡。


盈盈身邊總有母親或工人姐姐照顧她,讓她完全不必處理日常生活的事,包括洗澡。


記得小三的冬天特別寒冷,同學在小息時説校服不夠保暖,秦美儀想起什麼似的說:「冬天洗澡還要快啊,穿回衣服更加要很快。」


「不用快呀,浴室有暖氣。」花名叫「哈比」的同學司徒克說。


「我家的浴室沒有暖氣,媽媽總是說洗澡要快呀。」美儀說。


「我家都沒有暖氣,不過,我一向洗澡都快,媽媽都讚我啊。」大家稱他「小博士」的同學袁小博說。


「你們的媽媽為什麼要說那些話?」


「她怕我冷病呀。」美儀說。


「你的媽媽沒有説?」小博士問。


「媽媽幫我洗澡不大説話的。」盈盈不解道:「有時還有工人姐姐一起,媽媽幫我包裹大毛巾,工人姐姐在旁幫忙啊。」


「你不是自己洗澡嗎?」美儀不解問。


「自、己、洗、澡,你說自己洗澡?」盈盈萬分驚訝,一字一停頓的問。


「對啊,自己洗澡呀。」美儀若無其事答:「讀幼稚園的時候是媽媽幫我洗澡,後來她要陪我洗澡,然後,我讀小學啦,懂得自己洗,媽媽見我懂得自己洗澡了,就讓我自己洗澡了。」


盈盈呆上半天,問:「怎可能?」


「許多同學自己洗澡的。」美儀説。


「原本是工人姐姐幫我洗澡的,但今年開始,我自己洗澡了。」哈比説。


「我是男生,不用媽媽或工人姐姐幫我洗澡。」小博士說。


「不可能,個個同學都是媽媽或工人姐姐幫忙洗澡的。」盈盈有點生氣説。


「你不信我們的話,可以再問其他同學。」美儀轉身剛好看見由小一開始相熟的男同學,轉頭跟盈盈説:「你問符賢樂啦。」


盈盈問他:「你是自己洗澡嗎?」


「是啊。」


「怎樣洗?」盈盈問。


「走入浴室洗呀,你想知道我怎樣洗澡嗎?」賢樂笑説。


「不是。」盈盈扁嘴說。


「個個都自己洗澡的。」美儀笑說。


「我不信。」盈盈說,但她沒有再問其他同學。


回家後,她跟媽媽說:「媽咪,我想自己洗澡。」


「不可以的,外國研究證實浴室最多家居意外,你還小,不能自己洗澡,我和工人姐姐會幫你洗澡的。」


「媽咪,我想自己洗澡啊。」


「都説了不可以,洗澡的水不能太冷或太熱,你長頭髮,洗頭髮更要留意水溫。洗澡很易着涼,在浴室很易滑倒,你手腳慢,要我們幫手的。」


「媽咪,我想自己洗澡啊。」盈盈說。


盈盈沒想過這句話說了接近三年,每一次跟媽媽說想自己洗澡,媽媽都有科學論證和社會科學研究去説服盈盈放棄要求。


盈盈一直由媽媽或工人姐姐洗澡,小時候很喜歡媽媽或工人姐姐在洗澡後幫她裹上溫暖柔軟的大毛巾。然而,小三以後,她已經不喜歡別人代她這樣做,她想自己包毛巾,由自己抹乾身上的水。不過,媽媽還是代她完成整個過程,甚至幫她穿上衣服。


媽媽不在家的時候,她要求工人姐姐讓她自己動手洗澡,但三個工人姐姐都是一ロ拒絕的,她們說:「太太會罵我。」


無論哪個工人姐姐都是這樣說,盈盈只好建議:「我們不告訴媽媽,你不說,我不說,她就不知道我自己洗澡啊。」


「小孩子不能說謊,我也不能說謊,太太知道會罵的。」


「我們沒有説謊,只是不說。」盈盈再三要求。


「太太會問的,我們要仔細回答,她一定知道的。」


「嗯,知道了。」盈盈最終放棄。


出版社:新雅文化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關麗珊

關麗珊

香港出世,中醫學士,曾任報刊編輯和創作顧問,現全職寫作。 曾到數十間小學和中學演講和教寫作班,尤其喜歡小學生的童真,樂意陪伴讀者成長。個人著作數十種,包括多本兒童文學小說如《雲上的舞蹈》、《天空教室》和《公主的內在美》等。 曾獲青年文學獎、心愛的書、十本好讀、小學生書叢榜和冰心兒童文學獎等,兒童文學創作歷程還可見於甄艷慈著作《想當作家不是夢──22位兒童文學作家的故事》。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