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度行》

《香港六度行》


 

六. 中外人民生活文化的體驗


舒新城多次往來於滬港兩地之間,曾經乘坐加拿大、法國、德國、荷蘭、美國等國家的客船、郵輪,與不同國籍、民族、文化背景的人同船,所以對於中外各國民族習性和風俗有深切的體驗。例如第一次離港返滬,一九三八年二月十七日寫道:


見歐美中年男女之生氣勃勃,談笑風生,不勝感慨係之。我輩少年所受之教育固不如彼等,而國家多故,社會一切,未有常軌,治事作人,時時在應付之中過生活,故心境常似受重壓,不能舒展。


一九四一年三月二十八日,中外男女集於船上休息室,洋人閱書者不少,中國人則只舒新城一人閱書。「偶談時事,對手均為美人。談時彼此不問姓名,亦無題目,但津津有味。⋯⋯由此可見中美人民之文化程度與生活態度也。」


舒新城曾將英、美船之一切比大少爺,德比暴發戶(其設備與飲食之考究遠過英美),法比窮小子,意比創業者;「蓋雖簡陋,而能表現其刻苦之精神,並不現小家氣也。」(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原書誤作十二日)比喻頗有趣而又恰當,用來說明這幾個國家及其人民似亦可以呢。


綜觀舒新城六次香港之行,固以第一次對本地事物最感新奇,所見不盡精準,而於離港時作了概括的記述。第四次來港期間,與香港大學畢業生葉達卿談天,「葉謂英人統治殖民地之方法,是容許當人民有錢、有名,而不許有權,故人樂受其統治,可稱有見地。」(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第六次在港時,舒新城住淺水灣酒店,因地點幽靜,思緒最多。「清晨即聞山林鳥聲,而畫眉之啼聲尤佳。⋯⋯久已不聞鳥聲,更久不聞山林之畫眉聲。今驟聞此,童年生活,宛在目前,而鬚髮則已斑白,故鄉生活,固不可再復,為生活故,靜聽鳥聲恐亦難多得、故為記之。」(一九四一年四月四日)當時舒新城又想到,「現在世界風雲變化萬端,一旦太平洋發生戰事,此處能否保持舊觀殊成問題。」


一九四一年七月一日,舒新城在上海為《漫遊日記》作序時,謂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八一三事變」日軍發動上海戰爭而後,他「為着職責的關係,困居孤島,回想往跡雖有時不免有天上人間之感,但懸想到國運前途之光明,便又怡然自得,預料在不久的將來,必能回復故我,社會的各方面必有更長足的進步」。可見這位出版家、教育家,在艱難的時刻仍然對中華民族和中國文化抱持樂觀的態度。 


出版社:中華書局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舒新城

舒新城

一八九三-一九六○。近代教育家、出版家、辭書編撰工作者。先後任教於福湘女校、湖南第一師範學校、上海中國公學中學,國立東南大學附中、國立成都高等師範學校等。一九二八年加入中華書局擔任《辭海》主編,一九三○年出任中華書局編輯所所長,兼圖書館館長、函授學校校長,之後曾任代總經理、董事會董事等職;同時兼任國立暨南大學、復旦大學教授,講授中國近代教育史等課程。新中國成立後,出任《辭海》編輯委員會主编,並曾任全國人大代表、政協上海市委員會副主任。曾出版《近代中國留學史》和《近代中國教育思想》等著作。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