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白話聊齋誌異》

《精選白話聊齋誌異》


 

賭符

有個韓道士,居住在縣裏的天齊廟,很有法術,人們都稱呼他是仙人。我那去世的父親和他最要好,每次去城裏,都要去登門拜訪。有一天,我父親和現已去世的叔叔到縣城去,打算拜訪韓道士,正巧在半路遇見了。韓道士交给他們兩人鑰匙,說:“請你們先去開開門坐着,一會兒我就回去了!”兩人就按他說的,到了廟裏打開門鎖,可是韓道士已經坐在屋裏了,有許多許多像這樣的奇事。

原先,我有個族人,嗜好賭博,經過我那父親的介紹也認識了韓道士。當時,大佛寺裏來了個和尚,專愛賭博。賭起來,專押大注,輸贏不在乎。族人得知這個消息,來了興致,帶上家裏僅有的幾兩銀子,來到佛寺,和胖和尚賭了起來,不多會兒,將銀子全部輸光。他回到家來,心裏發燒,手上作癢,典去房子田地,又去了大佛寺。這一次,折騰了一個通宵,全部輸光。這一下子,他真像是鬥敗了的雞,垂頭喪氣,順路去訪問韓道士。

韓道士見他精神恍惚,前言不搭後語,忙問:“出了甚麼事?”族人一五一十,將賭博輸光的事,說了一遍。韓道士聽罷,笑着說:“常賭豈有不輸之理!不過,你要能決心戒賭,我有辦法讓你赢回來!”族人說:“只要能赢回來,我就拿鐵棍砸碎這花骨頭骰子。”於是,韓道士在黃表纸上畫了一道神符,交族人束在腰裏,囑咐說:“只要把輸掉的錢赢回來就行了,萬萬不要貪心不足!切記!切記!”又拿出十吊錢說:“這一千錢,你拿去作賭本,赢了錢再還給我。”

族人高興極了,又直奔大佛寺。那和尚一看錢,嫌少,不屑於和他賭。族人堅決要求,只請求擲一次就行。和尚笑着依從了,押一千錢作為一注。和尚擲了骰子,沒有勝負,族人接過骰子,一擲就贏了。和尚又拿出兩千作為一注,又輸了兩千;和尚漸漸把賭注增到十幾千。族人擲的明明是輸點,一吆喝,就成了勝點。估算着,先前輸掉的錢,不多會兒全给赢回來了。族人心裏打算,要是再赢上幾千,豈不是更好嗎!於是又賭下去,可是骰子出的卻是劣等了。他心裏奇怪,站起身來,一掏腰裏,壞了,神符丢了!渾身嚇出了冷汗,知道不能再賭了!於是收拾起錢,回到了天齊廟。還了道士借的一千錢,數錢算賬,加上最後輸的兩注,正好符合原來輸掉的錢數。族人施禮道謝,並且慚愧地說丟失了那道符!韓道士笑了:“那神符已經在我這裏了。再三囑咐你:千萬別貪心不足,可你又不聽,我只好把神符取回來了!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蒲松齡

蒲松齡

清代文學家,小說家,字留仙,一字劍臣,號柳泉居士,世稱“聊齋先生”,山東省淄博人。蒲松齡一生熱衷科舉,卻不得志,71歲時才補了一個歲貢生,因此對科舉制度的不合理深有體驗。加之自幼喜歡民間文學,廣泛搜集精怪鬼魅的奇聞異事,吸取創作營養,熔鑄進自己的生活體驗,創作出傑出的文言短篇小說集《聊齋志異》。以花妖狐魅的幻想故事,反映現實生活,寄託了作者的理想。除《聊齋志異》外,還有文集4卷,詩集6卷;雜著《省身語錄》、《懷刑錄》等多種;戲曲3種,通俗俚曲14種。經人搜集編定為《蒲松齡集》。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