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四季好日子》

《元朗四季好日子》


 
盆菜源自吃山頭
 
從小在馳名的「上盆菜」之鄉長大,老實話,這大盆肥美鄉土食制並非在下心頭好,論排位,中上而已。
 
盆菜內容自喜挑豆腐泡、枝竹及炸魚(門鱔)。正常情況我家款客多以九碗或兩𥃗四缽模式;兩𥃗即兩口大湯盆,一盆以平常盆菜內容即是以豬肉(五花腩為上)作主角,配以蘿蔔、魷魚、豬皮、冬菇、油雞、炸魚(或炸蠔)。另一盆則optional,近期自己至愛亦令大眾朋友食指大動為古方陳皮鴨湯,就是乾喝湯已然吸引無限,鮮美不可方物。那鴨肉當然嫩美得很。
 
年近末,盆菜在大小食肆大牌檔便利店入場,飲食版與評食家又告忙碌,試食評食盆菜年例公事。這大盆菜源頭故事再抹塵上場。
 
皇家美麗傳說話盆菜
 
有兩個故事這樣傳下來:
一說宋室走難從北而南,公主報恩下嫁新界錦田鄧氏時為北宋末年,鄉野地方為款待皇族又未備貴重分類盆碗,以盛器木盆將不同菜式共放是為盆菜起源⋯⋯
 
相信屬傳說多,據說公主隱姓埋名以防殺身之禍,及至南宋喘定趙宋尋找失散皇族身份才得曝光。
 
另一則,南宋氣數已盡,孩童宋帝昺落難嶺南,流落香港金兵追至由大臣陸秀夫背着跳海尋死伶仃洋崖口,香港宋皇臺見證其事,鄉下人迎接趙宋親戚,雖云落難皇帝,不得怠慢,煮弄多種菜餚共盛於盆中方便送至山中着草大本營,相傳為盆菜起源。
 
當然筆者從來不相信這則皇室走難古。他們可能亦嘗過盆菜,但單憑走難只可一可二不可再又再而成傳統。
 
無文字根據也無嚴格口述,卻相信落難公主與宋皇侄都曾吃過盆菜,無它。以盆盛熟肉共吃之習俗在中國各地不同民族留傳以千百年,原意祭祖,祖墳前煮肉吃酒與往生先人共享,這習俗肯定比趙宋存在的歷史長久。
 
不單中國平民百姓,普世蟻民對藍血皇室總有不同程度的艷羨,多年下來只要刊上戴安娜作封面的報刊特別暢銷,今天熱潮傳至她的兒子媳婦。當然英女王流行大半個世紀不單止英人,數眾世人視之甜心。
 
盆菜乘上皇家傳奇列車,說來富故事元素動聽而已。
 
遺愛後人二祭吃山頭
 
湖南土家族朋友告訴我,他們祭祖亦以大盆肉並酒上墳拜祭後吃之,想與新界人特色盆菜同義⋯⋯春秋二祭我們稱之「吃山頭」習俗相同,祖先墓前先以整條生豬拜過,就地煮之,然後共吃,我們稱為「吃山頭」,一盆八至十人,人人一雙筷子,方便簡單飽餐PICNIC,才是盆菜起源,後世加上不同食材,變化煮弄,造就了今天流行香港、東莞和深圳的現代「盆菜」。
 
最近與國內著名飲食雜誌《飯店·美食之旅》主編吳昌壽先生談起,一致共識,盆菜源起自祭祀。他們湘南土家族人逢祭祖喜慶便以大盆置芋頭番薯玉米小米於盆底,再以豬肉放面而蒸之。熟後先祭祖鬼神然後鄉里兄弟長幼共坐分吃,形式似我們新界盆菜,名叫「抬格子」。事實盆菜最原始食法亦從祭祖而起,我們家鄉有千年古例。
 
古人期望五世同堂百子千孫共享天倫,一世人捱生捱死目標不似今人多為自己理想,最主要為家族繁延。人死了並非一了百了,早定風水寶地為後代立下未知數的昌盛。再訂下祭祀讌饗,餘出多少多少田地銀鈿作日後祭禮應用,安排重九清明二祭以白豬多少隻金豬多少隻之外,還有一些祖先訂立祭禮完畢於山墳月地就近結磚立灶,以祭品煮出窮困戶年中難嘗以豬肉為中心的菜餚,就在自己墓前與後代共吃;雖已仙遊遠去,每年兩次能見着後人聚首一堂,不論祭祀目的純實際祭肚還是慎終追遠,只要他們來,只要一起吃上一頓肉香四溢的飯菜,黃泉之下亦甘甜。
出版社:萬里機構.飲食天地
電子書

作者介紹

鄧達智、鄧桂香

鄧達智、鄧桂香

鄧達智 跨媒界文化人,時裝設計師。受教育於香港(初中)、多倫多(高中,經濟學士)及倫敦(設計學士)。曾於倫敦、巴黎、米蘭、杜蘭爾多夫、蘇黎世、北京並中國內地、台北及香港工作。深度遊蕩愛好者,足跡遍佈世界各角落尤以地中海一圈、中東及北非;心深處,至愛家族自中原落戶一千年,香港新界元朗。香港鄧族第二十六代屏山原居民。 鄧桂香 資深教育工作者,香港新界元朗鄧族第二十六代屏山原居民,擁十五弟妹,設計師鄧達智之長姐。童年隨母親務農,熱愛故鄉一土一木。畢業於元朗官立中學及葛量洪師範學院。任教鄧族開辦「錦田公立蒙養學校」三十多年,中間曾移民加拿大多倫多,對新界元朗風俗文化具深度認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