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pages 網頁
香港故事:我們的歷史
2012年芝加哥國際電視節:銀獎
The 2012 Hugo Chicago Television Awards:Silver Plaque (Educational / Docu Series)
Loading the player ...

監製:唐敏明

〈打風落雨〉
打風落雨對上一代香港人而言,郤有不一樣的感受。

浸會大學教授文潔華憶述兒時經歷說:「童年時家住海旁,每逢打風落雨,家中長輩便會忙個不停,用各種方法防止雨水浸入房子。而我和妹妹則在家中放船仔。」

對於當時年幼的文教授,打風落雨的樂趣還在於可以品嚐到平日吃不到的罐頭午餐肉、沙甸魚、豆豉鯪魚等。這些她都視之為較飲宴吃到還要美味的珍品。

昔日,不少香港人都居住於簡陋的木屋或鐵皮屋,一到打風落雨,便會提心吊膽。對他們而言,「保住屋頂」並非電影橋段,而是活生生的生活印記。

曾居於木屋區的張?蘇 (?姐) 和演藝人胡美儀便有過保住屋頂的經歷。

另外,今集亦會重溫1962年溫黛襲港和1972年618雨災,由受災居民、參與救援人士及電視台攝影記者等,訴說當年的所見所聞和親身經歷。

〈談情說愛〉
「剩女」、「電車男」是香港近年最熱的詞彙之一。在資訊發達和開放的年代,香港的紅男綠女要尋找另一半,理應比以前容易。倘若今天有「剩女」、「電車男」,那麼半個世紀以前的男女是如何談情說愛呢?

八十三歲的「西餅皇后」李曾超群,在一九四九年朋友的婚禮邂逅丈夫李明。她憶述說: 「當時我進場,我先生巳經注意我,並問他的朋友:『嘩, 這個 (女孩) 好正』。」不久,李明便拜會曾家,超群的父親還替女兒答允約會,由此展開他們的愛情故事。

一九四九年也是吳裕發夫婦的轉捩點。他們由父母帶到兵頭花園相睇,由首次見面到結婚,只有短短四個月,而他們的婚姻,至今維持超過六十載。

六十年代,性學專家吳敏倫教授是當時香港大學醫科生,作為當時的天之嬌子,他透過徵友認識另一半。在含蓄的七十年代,追求異性要靠4C, 究竟4C是什麼呢?

今集會帶你遊走五十至七十年代,由父母之命、相睇到自由戀愛,各個年代的男女訴說當年的甜蜜故事。

〈年又過年〉
今日,過農曆年彷如一般長假期,以前卻是十分重要的節日,小孩子尤其興奮,大家仍然記得派財神嗎?至於燒炮仗也有多種玩法﹔至於如何從上繳利是之中偷偷保留幾封,也令人回味無窮。

過年也帶旺某些行業,例如理髮店。當年理髮師王寶泉先生便創下紀錄,年三十晚一天內有一百六十多個客人。

另外,對大人來說,過年用錢多,曾幾何時都為年晚錢而發愁,正所謂「年晚錢,飯後煙」。節目內,齊齊回憶過年時候刻骨銘心的事。

〈樂在不夜城〉
榕樹頭聽故仔、廟街睇相、逛逛大笪地,是昔日平民大眾晚上的最佳消遣。只需花一個幾毫,就能品嘗風味小食如炒蜆、東風螺;另一邊,歌藝團設置歌壇賣唱,民眾圍在一起聽得如痴如醉,令大笪地被稱為平民夜總會。

避風塘亦有海上平民夜總會之稱,艇家賣各式各樣的食品,最具代表性的當然是艇仔粥。飲飲食食之餘,又可以請歌艇駛來,讓歌者為你獻唱,資深傳媒人韋基舜,憶述當年曾以三十元點唱一首客途秋恨。

平民夜總會之外,香港還有真正的夜總會。五、六十年代,中式夜總會在香港寫下最光輝的一頁,潘迪華笑談由上海來香港,成為夜總會歌星的段段趣事;當年到夜總會跳舞是老少咸宜的娛樂,粵語片、國語片都不乏到夜總會跳舞的場面。

及至七十年代末,日式夜總會在香港興起,令「夜總會」在香港漸漸成為活色生香的男士專區,亦成為營商場傾談生意的地方。「馬照跑、舞照跳」,正好反映香港八、九十年代的一種生活模式。不過,九七金融風暴之後,日式夜總會也逐漸被淘汰。

〈青春,真可愛青春〉
今時今日,在facebook不夠活躍、不懂潮語、不玩自拍隨時被標籤為「OUT」,那麼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哪些活動最「潮」?

茶舞、舞會、派對(開P)均曾大受歡迎,當年潮人娓娓道來箇中故事:何謂「食檸檬」?請女生跳舞為何會「撞車」?在家搞派對開P有何準備?派對中場休息最重要做甚麼?為何會誤請男生跳舞?

沒電玩無互聯網,當年潮玩都是集體活動,unplugged卡拉OK、郊遊、遠足、露營等,都是四十、五十和六十後的集體回憶。

不過,父母卻未必喜歡子女太潮。長髮、喇叭褲、鬆糕鞋等入時打扮,在長輩眼中便是「飛仔」的標誌。到底「飛仔」「飛女」是否壞人?當年「飛不起」的中大教授馬傑偉和社工蕭燦豪,今日同為「飛仔」平反,並細說嬰兒潮一代在青年服務匱乏下,如何靠自己組織不同活動,鋪好成長路。

〈淪陷的歲月〉
今年是香港淪陷七十周年,對於老一輩的香港人而言,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絕對永誌難忘。

1941年12月,日軍進攻香港,退伍軍人聯會會長蔡彼得當時於雞籠環(華富邨)當炮兵,曾發炮擊落一架日軍軍機,獲總部以一頭羊作獎勵。

由於香港兵力始終有限,堅守十八日後,宣告淪陷。

淪陷期間,日軍實施歸鄉政策,以致香港人口由戰前約160萬急跌至戰後50多萬。在日軍管治期間,殘暴對待市民、淫辱婦女的事時有發生。家中有妙齡少女的,遇上日軍拍門,如何應付?此外,由於嚴重缺乏物資供應,以致香港曾經出現飢荒。沒有糧食,小市民選擇吃什麼充飢?在如此黑暗歲月,香港人如何捱過逆境?

〈有病點算好?〉
1894-1922年上環太平山街爆發鼠疫,三十年之間香港有2萬人死亡…
1952年香港每10萬人當中有168人因為感染肺癆而死…
1957年亞洲流感,全球死亡數人達二百萬人…
1960年代,霍亂肆虐香港…

社區一旦爆發傳染病,總會引起恐慌,以古以來,人們都懂得自保,想盡辦法令自己不受感染。2003年沙士期間,坊間搶購醋及板藍根,原來早於上世紀50年代亞洲流感爆發期間,人們已經燒柴煲醋來殺菌。

當年不如現在般,有病隨時可以看醫生,老人家們總愛使出古方,亦反映出不少民間智慧。文化界人士吳文正,憶述小時候發燒,祖母便拿出一個袁世凱大銀,沾上鹽水替他刮沙;又試過給家人按住手腳,強迫服用杜蟲藥「鷓鴣菜」。

60年代,政府推行各種疫苗注射,霍亂、麻疹、肺結核感染個案日減,前衞生署署長李紹鴻教授,難忘當年乘坐醫療船及直昇機,到郊外游說村長接受疫苗注射,繼而令村民放心打預防針。

六、七十年代,香港醫療水平日漸提升,然而公營醫療服務亦出現不少垢病,當年廉政公署尚末成立,病人以「茶錢」來換取較佳服務。

〈齊人之福〉
「齊人之福」,真的是福還是禍?

一九七一年,婚姻改革條例實施,落實一夫一妻制。在此以前,香港仍然沿用大清律例,容許男性三妻四妾。這段歷史足跡未完全被歲月吞逝,當年的過來人以及後代細訴他們的觀察及體會。

黃珍,今年83歲,是少數願意出鏡的過來人。黃珍早年喪夫,來港謀生打住家工,十隻指頭爛了八隻,捱足八年,直至媒人介紹她下嫁一名有婦之夫,她決定再嫁。她坦然這是為了「嫁飯碗」,而在四、五十年代,類似黃珍的遭遇大有人在。

資深傳媒人韋基舜父親是成藥商人,娶有四名太太育有二十八名子女。生長在大家庭的韋基舜憶述父親為求一家人共處融洽,如何平均分配,要求一律的服裝,及著重教庭教育。韋基舜強調一家之主要做到公平,「不患寡而患不均」。

李志林與父母同住上環,直至7歲左右才得悉有「大媽」的存在。他記得大媽不時到他家裏與親母吵鬧起來。童年記憶令他深信「齊人之福」不易享,不只影響當事人,更會遺留包袱給子女,成為負擔。

傳意學家任伯江教授有六名媽媽,他說不會以現代社會價值看待父母親,並謂父親對六位太太都付出了真感情。雖然各房人相處融洽,不過任教授奉勸男士們:「一條鑰匙不會響,兩條鑰匙沙沙響,還會出現心理問題,很煩惱的。」

〈父母心〉
生兒育女是人生大事,戰後至七十年代物質匱乏,父母煩惱自然多。

當年醫院產床比今日更缺乏,很多孕婦會在方便舒適的留產所分娩,到底留產所有何特色?欠產前檢查、無錢延醫,懷孕、分娩和寶寶初生都有不少危險,兩位婦女回憶流產和女兒夭折的經歷,婦科醫生則詳述急診見聞。

子女成群,生活逼人,當年骨肉分離的故事並不罕見:有母親為保工作以養活全家,忍痛將兒子送人;有兒子曾給農戶領養,後卻因莊稼失收被迫送回生母;藝人胡美儀則細訴當年被遺棄,以及廿年後與母重逢的心路歷程。

無力撫養子女仍懷孕,只因避孕、節育尚未普及,有婦女便冒險墮胎,過程驚險;想避孕的則隨時面對丈夫和長輩的阻止,而負責推廣的家計會職員,更要上山下海幾經辛酸,遇上特別個案,更教人哭笑不得。

〈有瓦遮頭〉
蝸居,並非只是「八十後」港人要面對的問題。二次大戰後,大量移民來港,短短四年間人口由60萬飆升至200萬,屋少人多,當時政府卻無任何公共房屋政策。香港人如何各出其謀,尋求一片有瓦遮頭?

50年代,創作「老夫子」的漫畫家王家禧,帶著三名兒子投靠親戚,結果大大小小,一共十人蝸居於斗室之中,誰知原來人多可以「防盜」﹗有一次小偷入屋,竟被一屋人所嚇怕,落荒而逃。

今日,當然沒有人願意瞓豬欄,但在五十年代,豬欄已算是寮屋中的豪宅,有人為了買個豬欄住而用盡積蓄。當然,不能不提唐樓的板間房,往往一層唐樓可以住上40人或以上。人多當然爭執多,有人為免妻兒受到欺負,借錢買一層唐樓做包租,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老婆做包租婆,少受閒氣。還要一提的是天台屋,藝人陳欣健小時家住天台屋,他反而自得其樂,「人仔細細」學偷窺﹗

香港的公共房屋政策始於一場大火。1953年12月24日晚上,石硤尾發生六村大火,5萬多人無家可歸,暴露了香港戰後城市發展的問題。政府為了安置部份災民,興建徙大厦﹔但徙置區只用作徙置寮屋區居民,低收入或居住環境惡劣的市民,亦無缘入住。可憐當時港人為求有瓦遮頭,不惜由唐樓紛紛搬到環境更差的寮屋,以求有機會「上樓」。

直至1972年,港督麥理浩宣布十年建屋計劃,為180萬香港居民提供住所。另外,將徙置區及廉租屋合併為公共屋邨來管理。香港人「上樓」的機會比以前大增。

今集香港故事,帶你穿梭港人的蝸居歲月,看看今日呎價比豪宅更貴的籠屋、板間房,如何在50年代起萌芽開花。

  • 李曾超群與丈夫李明李曾超群與丈夫李明
  • OK Hits, Hit Parade和Let's Sing,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OK Hits, Hit Parade和Let's Sing,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
  • 日軍佔領香港後,不斷發行軍票以換取港幣到境外購物資日軍佔領香港後,不斷發行軍票以換取港幣到境外購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