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是我主打防守的一年,自從沽出所有債券後,我主要是把資金放於銀行作為存款,而年尾的時候我買了金,主要打防守,雖然是防守性質,但也有7%不俗的回報。防守是重要的,防守的重要性是保本,令你的生命值可以保存,保存實力讓資金不要流失,才可在有機會時繼續投資。然而打防守是在還有不確定的時候做,打防守不會讓你勝利,只能保留你的實力。若想勝利,不能只靠防守,要靠攻擊,但攻擊也不會保證勝利,因攻擊的時候會暴露弱點。攻擊愈強,防守愈弱,但勝利需要捕捉機會。我們都要做好接受勝利的滿足和接受失敗的痛苦。我勸喻大家,做甚麼投資前都要有準備不一定會成功。

2019年,我的投資策略由防守變攻擊,投資於避險工具,包括黃金、銀、鉑金、鈀金和美債。然後在2019年中,我把所有投資平倉,鎖定利潤。你可能會問,為何我的長線投資變為中線投資?甚至將手上持有的清倉?因為在2019年中,我發現避險四寶有可能調整,我反複思量決定在高位沽貨套現鎖定利潤,於是在黃金約1,450美元的位置、鉑金在960美元左右,以及銀在19.6美元左右的位置,將手上所持有的全部清倉,我之後改為較保守的做法,我於每一次低位時再次吸納這些避險投資工具,但每次資金不多,我的目的是作為長線投資,是可以等待一段較長時間,以捕捉長線上升軌帶來的升幅。

送你們一句我很喜歡的引言:“Invincibility lies in the defense the possibility of victory in the attack. One defends when his strength is inadequate, he attacks when it is abundant.”

這一句要引用在我的投資思維上,大概意思就是,我們在思想上及理念上,要有分析,及要有充份理據支持我們的投資,不是以你的財富有多少作定義,是我們對當時的巿場推演的認識,從而作出較肯定的結論及投資部署。

出版社:天窗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