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學畢業便出來謀生。第一份工作是在證券行當記價員。我擅長數學。在學校裡,一年已經完成三年的相關課程,心算最為出色。記價員的工作,就是在客戶室的大型報價板上寫上數字。有一個客戶經常坐在股票報價機旁,高聲大喊最新價格。對我來說,這些數字不算出現得太頻密,我總能記住它們,且應付得綽綽有餘。

辦公室裡還有很多其他員工,我與當中一些同事結為友好。不過,如果市場交投活躍,我從早上10點至下午3點都會忙得不可開交,沒有太多時間和他們交談;但這都只限於工作時間內,我倒不介意。

然而,縱使市場交易頻繁,也無阻我反思自己的工作。對我來說,那些報價並不代表股票的價格,它們只是一堆數字而已,不表示每股就值這麼多美元,但當然報價仍有其意義。它們不斷變化,這也是我最感興趣的事。報價為何會改變呢?我不知道,也不關心,甚至從不想它。


對價格走勢產生興趣

我只是看見它們不停地變,而我要關心的是:平日每天5個小時,星期六兩個小時,報價都在變。從此啟發了我對價格走勢的興趣,我對數字的記性很好,可以仔細記住價格上漲或下跌前一天的走勢如何,我的心算也可派上用場。

當我只有14歲,我已經注意到,每當股票升或跌時,股價都會出現某些模式,在腦海裡觀察了數以百計宗例子後,便開始測試它們的準確度,把當日的股市走勢與往日的比較,從這些先例中,我可以得到提示,之後,我便能預料的股票走勢。正如我所說,我的唯一依據,就是價格過往的走勢,彷彿心裡有「內幕消息」一樣,期待著股價按預期發展。我已經把它們「記下」了。

舉例來說,買入比沽出的勝算只是多一點而已。股市如戰場,股價就是你的望遠鏡,加以利用後,你會有七成勝算。

較早前,我上了另一課,就是華爾街無新事的道理,因為投機的歷史悠久,股市今日發生的事,過去也曾出現,而且將來也會重演,我始終緊記於心。我總是設法記住股市何時發生什麼事,不過實戰經驗才是令你銘記在心的最好方法。

出版社:天窗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