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香港歲時記》

《野外香港歲時記》


華南虎 South China tiger, Felis tigris amoyensis Hilzheimer

差不多每年冬天,都有一兩隻華南虎來到新界,通常是雌老虎,有時獨行,有時帶着乳虎同行,通常逗留不超過三日兩夜。華南虎只消走四十哩已能由大亞灣後的荒野走到大帽山或九龍山,由於逗留時間短,加上發佈消息人士予以誇大和以訛傳訛,讀者應對傳聞抱懷疑態度,我調査過真有其事,才肯相信。

1915年3月8日,有一隻老虎在粉嶺咬死了一名歐籍督察Sergeant Groucher和兩名印度差人。後來這隻老虎給警官寶靈翰(Mr. Burlingham A.S.P)打死了,我手頭有案件檔案的副本,若我沒記錯,當時流傳這老虎死前曾到港島和大嶼山去。自此便時有傳聞,如1925年有多個個案指見到帶乳虎的母虎或公虎在新界出現。

1929年12月29日下午,一農婦騎牛往鳳園時,華南虎在距鳳園一哩外草崗跳出,把牛咬至重傷,牛掙扎一百碼後躺下死去,督察 Tuckett到場,驗實牛屍上有老虎咬痕。同日下午,在兩哩外的叉坑,亦有報告發現虎蹤。

1931年1月4日,有人在大埔墟附近的泮涌,發現母虎帶着兩隻乳虎。

1934年11月2日,荃灣老圍發現前夜有一隻重80磅的豬被拖走,第二天在草堆中發現死者的一隻腳,接着又有三隻重20磅的豬被殺,荃灣警署當值人員目擊殺手腳印。月尾,川龍村民又失去一隻大豬。翌日人們看到村狗叨着失豬頭。12月30日,在雨中,三男人在大窩村後前往’ Tang Um'(大菴)打鵪鶉時,其中一人說聽到虎嘯,接着的一分鐘內,一位客家樵夫聽到另一下虎嘯,並見到三個男人四五百碼外,跟隨一隻老虎,走入山邊密林。此處只距荃灣老圍3哩遠。聽見虎嘯的獵人翌日又說在29日看見老虎追黃麖,黃麖被嚇得竄入大路邊30碼外村中豬欄,被村人捕捉。老虎沒入村,只是在附近菜田低吟,其腳印長7吋半,體重估計200磅。

這頭老虎其後再出現兩次。首先,一個客家婦人砍柴回來,遇見這隻老虎,這畜牲圍住她打圈,婦人嚇得沒有主意,便將手中鐮刀和挑柴的擔竿亂舞,居然將老虎嚇跑了。後來這婦人在警署被問話時,驚魂未定。1935年1月28日,牠再探老圍,但找不到食物,然後便消失了。接下來的三個月牠不尋常地棲息在大帽山,後來有傳聞牠跨境至梧桐山,殺了一頭小公牛。

某天一位警察朋友用電話通知我,看見兩隻老虎,在只距市區一至兩哩的九龍水塘。我派了兩名華人手下到現場套取足印,他們完成任務歸來,無疑是老虎腳印。

我們被日軍囚於赤柱時,正好有老虎在該地岀現。從此黃昏時在集中營走動很危險,因為守衛很緊張,一有可疑,便會向我們開槍。後來發現老虎腳印,我檢驗過確是。故事傳開,老虎進入集中營,被射擊,且在中文或日文報紙有死老虎的相片。這相片我看過。人們繪形繪聲說是家養走失的,奇怪的是,很少人認為牠是北來訪客,泅泳橫渡維港到港島。

1947年11月,香港天主教教區主教告知我,他有一天看見一隻大貓或老虎走過他位於沙田的花園,並附六吋長足印的一比一繪圖。縱使是主教的證供,但很多人仍懷疑。
出版社:中華書局(香港)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香樂思(Geoffrey A. C. Herklots)

香樂思(Geoffrey A. C. Herklots)

劍橋大學哲學博士,曾任港大生物系教授,課餘在香港野外觀察自然生態,並編輯出版《香港博物學家》(Hong Kong Naturalist),以凝聚國內外生物學家。是當時港府智囊,精於運用科學知識解決各項民生問題。戰時被囚赤柱,籌謀光復後社會發展大計。戰後獲楊慕琦委為拓展署署長,成立蔬菜及漁類統營處,為漁農戶解除剝削,迅速恢復戰後經濟,為都市勞動者提供美而廉糧食。 1948年辭官後在大英聯邦間遊走,但他確認香港才是他一生最喜歡的地方,念念不忘,工餘把在港二十年日誌整理補充,1951年出版Hong Kong Seasons Throughout the Year,洋溢鄉土之愛與保育精神,媲美利奧波特1949出版的《沙鄉沉思錄》,而更老孺能解。知香氏者視他為「香港史上最重要人物之一」、「很可能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博物學家」、「無可置疑為香港貢獻良多」,這樣一位不世出人物,卻不為大多數港人所知。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