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點》

《茫點》


節錄:楔子一



台北是一個美麗的都市。文藝氣息濃厚。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很多畫廊、藝廊。


畫廊,或藝廊,陳列着成名的或未曾成名的藝術家作品,不定期的展覽或經常的陳列,供人欣賞、選購。


藝廊有的佔地相當廣,有的規模比較小,我那天去的那一家,中等規模。


對於畫、雕塑,我並不內行,可是也很喜歡。我也不必冒充風雅到會專門到藝廊去,老實說,我那天到那家藝廊去,是給雨趕進去的。


早春,突如其來地下上一陣驟雨,淋得街上的行人狼狽不堪。開始下雨,還想冒雨趕到目的地去,可是雨點愈來愈大,恰好在這時候,看到有一道樓梯,以一個相當大的弧度通向下,下面,就是一家藝廊。我根本沒有考慮,就急匆匆向下走去。到了下面,用手拍打着身上的雨水,就有人道:「請簽名!」


這才知道,有一個畫展正在舉行。抬頭看了一下,寬大的藝廊中相當冷清,我一眼就接觸到了展出的畫。畫家多數用一種近乎震顫的線條來作畫,風格十分特別,就打算稍為看一下,至少等雨小一點再說。


所以,我接過了筆來,簽了一個名。看展出的畫,我並不是每一幅都仔細欣賞,所以很快地,就來到了另一端的出口處,那個出口,通向另一個陳列室,我看到很多陶藝品,我想快步走過去看看。


就在這時候,我感到後面有人在跟着我走,我向前走,後面的腳步跟隨着,腳步聲是女性穿着高跟鞋發出來的,我停了一停,跟隨者的腳步聲也停止。


我想:或許是另一個參觀者,不是在跟我,於是我繼續向前走,又走出了三四步,可以肯定,有人在跟着我!


我感到奇怪,為什麼會有人跟我?沒有人知道我在台北,我到台北來,也沒有任何古怪目的。


我再次站定,假裝在看着我面前的一幅畫,但是事實上,那是一幅什麼樣的畫,我根本未曾注意。我不想被跟隨者知道已經發現了被跟隨,所以我站定了之後,頭略向下低,用一個十分技巧的角度,想看看是什麼人在跟着我。


我看到一雙白色高跟鞋,式樣新穎,上面沾了一點泥水,由於外面在下雨。然後,我看到了一雙線條極其動人、膚色極白的小腿,在腿彎之下,是一條黑色緞子束腳袴的袴腳。這種束腳袴,正是流行款式。


就在這時,在我的身後響起了一個略帶沙啞、可是聽起來十分優美動聽的聲音:「衛先生,你終於注意到這幅畫了!」


我呆了一呆,在不到半秒鐘之內,我就知道,那個女人,自然是在門口看到了我簽名,這並不算什麼。值得奇怪的是,為什麼她特別重視在我面前的那幅畫?


出版社:明窗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倪匡

倪匡

倪匡(衛斯理)是個怪人,做事往往出人意表。 近年,也許現在還是,他宣布了「戒酒」,但定義是酒可照飲,不過不要飲醉。 倪匡不懂駕駛,但迷上研究汽車時,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 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 收穫。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二○○五年重回香 港。二○一一年,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二○一二年,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二○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極少出席公開場合,直至二○一九年,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二○二○年,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繼續談笑風生。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