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犄角鎮奇幻事件錄》

《犄角鎮奇幻事件錄》


第一章  奇妙的犄角鎮

犄角鎮是一座遠郊小鎮,小到你打開這個城市的地圖,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在靠近邊沿的地方找到「犄角鎮」三個很小的字,除此以外,地圖上就甚麼也沒有了。


一千年前,這裏荒無人煙,長江從這裏流入大海,江邊泥沙堆積,逐漸形成一片荒灘,有位僧人經過這裏,看見一頭牛狂奔而過,给它取了個名字叫做「奔牛灘」。大約過了六百年,來了一些住戶,他們開墾荒地,種植莊稼,飼養牲畜,逐漸形成村落,名叫「屠牛村」。再後來,就像你們猜到的那樣,屠牛村變成了犄角鎮。


聽聽這幾個名字,你大概會和我當年一樣,忍不住為這頭牛悲慘的命運而嘆氣呢。


和附近的幾個大鎮相比,犄角鎮簡直小得微不足道:從東往西,至南向北,總共兩條路,形成一個接近十字形的結構,除此以外,就沒有別的大路了。對於小孩子來說,只有兩條路是遠遠不能滿足的。所以,在我小時候,生活的樂趣之一,就是和小伙伴們發現「新路」。我們在草叢、樹林裹行走;穿過小鎮住宅的天井和回廊;必要時,我們爬上樹幹,登上房頂。我們靠自己的本事,找到了一條又一條大人們想也想不到的新路。我們沿着這些新路,發現了一個又一個只屬於犄角鎮的祕密。而在那些連接了鎮與鎮之間的成片的野地之中,也發生了一連串出人意料的事件⋯⋯如果你們想要知道一個小小的鎮子上究竟發生了甚麼,我會在接下來的故事裏慢慢說給你們聽,不過我的建議是,你們至少先要瞭解一下這個小鎮,以免在故事裏迷了路,那就一點也不好玩了。


貫穿小鎮東西向的路叫東角路。東角路上樹多。除了沿路兩邊的樹木以外,路中間也生長着成排的樹木。這裏原本是一大片樹林,樹木自由生長,無人砍伐。最早的修路者不知出於甚麼目的,沒有將樹木伐光,他們保留了中間的一長排樹木。它們安之若素地長在那裏,將路面不經意地分割成兩半。東角路上的樹種類不盡相同,也各有各的脾氣。


東角路的最東頭是一片樹林,和路中間這些樹原本同屬於一片大林子的,後來被修了路出來,倘若站在高處看,你會發現東邊樹林如同碧綠的湖泊,由東往西,靜靜地淌出一道支流,蜿蜒伸向西邊。


我很難用「大」或「小」來形容剩餘的這片樹林,因為它既大又小。倘若你耐着性子把書看完,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東角路的最西面是一片居民區,大約住着百來戶人家,放眼望去,幾十棟磚木結構的小樓雜亂無章地散落在那裏。我叔叔家就是其中一棟。我常常站在高處俯瞰小鎮,屋頂上,樹幹上,自來水廠的高塔上⋯⋯當我的視線落在西面的居民區時,我會忍不住奇怪:造房子的人當初究竟是怎麼想的?為甚麼要把房子造得這樣亂七八糟,還理直氣壯地造了一棟又一棟?天知道啦!據說這片住宅有七八十年的歷史,如果要追問,得回溯到民國時期,那真是遙遠極了,想想都要頭痛的。


和東角路相比,另一條從北到南走向的北角路就熱鬧多了。以兩條路交匯處為界,北角路南段盡是店鋪。這是全鎮的中心,也是我小時候最喜歡的地方。逛北角路,一定要氣定神閒,有模有樣,一家家店鋪逛過去,每到那時,我就捨不得在屋頂上走了,我會輕輕跳下來,穿上鞋子。我總是看看這裏,摸摸那裏,哪家店鋪又有了甚麼好玩的東西啦,哪位店主又想出有意思的辦法招攬生意啦,我都想知道。和其他大鎮相比,北角路算不上繁華,但是,前面我已經說了,犄角鎮是特別的鎮,它跟別的鎮不一樣,那麼自然的,東角路和北角路肯定也有它們各自不一樣的地方。


在兩條路交匯處的十字路口,矗立着一個大約五米多高的土堆。不知從甚麼年月開始,它就一直在那裏了。沒人知道它是怎麼來的,也沒人知道裏頭究竟埋了甚麼東西。為了滿足我們日益膨脹的好奇心,一天晚上,我們三個人帶着鏟子,趁着夜色,摸黑來到土堆前,打算把它挖開看看。可是,一到那裏,我們又覺得刨開土堆這件事實在是太難了,因為那個白天看來似乎並不算太龐大的土堆,在朦朧的月光下,在我們眼前,忽然變得無比巨大,我們必須仰視才能看到頂部,就連生長在土堆頂上的狗尾草,那一串串絨毛也彷彿成了連環畫裏壞人使的狼牙棒。像這樣灰溜溜的事,我們經歷得真不少。直到後來,當我們發現了犄角鎮一個又一個祕密的時候,這才領悟到,一個土堆,對這個充滿奇跡的小鎮來說,真的不算甚麼。 


出版社:中華教育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馮與藍

馮與藍

本名馮迎春,上海作協會員,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曾在《京華時報》、《青年時報》等報刊媒體開設專欄。 2009年獲第十七屆黑蘭小說獎。近幾年開始創作兒童文學,兒童小說《一條杠也是杠》獲首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片小說大賽特等獎、第二十五屆陳伯吹兒童文學獎優秀作品。已出版兒童小說《跑啊跑的程千里》、《不讓一個南瓜掉隊》等作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