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蟲記:大城市小生物的探索之旅》

《尋蟲記:大城市小生物的探索之旅》


親子關係的橋樑

在啟發兒童對事物發展興趣時,很多時候孩子們會用他們與別不同的角度來思考及發問一些令大人出乎意料的問題。又因為孫兒對生物有興趣,我便本着實事求是的精神,把一些收藏多年、極少翻看的生物書籍從儲物室搬出來重見天日,又再添置了不少新書籍。在解答孫兒提問的過程中,竟讓我趁機會把以前的生物知識溫故知新,自己的興趣亦相對提升。在發展生物興趣與知識方面,孩子與大人產生了互動效應,促進親子關係,甚至在其他學科方面亦發生交流作用。

 

生物知識互相啟發

 

雖然我本身研究生物多年,但沒有刻意要求孫兒學習生物知識,反而是順其自然,投其所好,帶領他多接觸生物並啟發他對生物產生興趣。在引導孩子時,要注意的就是多鼓勵他發問,同時亦要給予合理及正確的答案。孩子對事物有興趣後,便會提出很多問題,有些甚至連大人也不懂回答,於是我們亦要用心研究及搜集資料,找出答案。例如,有一次,我們到嘉道理研究所遊玩,孫兒見到蝌蚪和小青蛙,大感好奇。

他問我:“爺爺,蝌蚪是怎樣變成青蛙的呢?是不是四隻腳同時生出來呢?”根據我的認識,蝌蚪應該是先長後腳,然後長前腳的。但是為了慎重及求真,我其後也翻查了相關書籍,確定回答孫兒的資料正確,才感到放心。

 

又有一次,孫兒問我:“青蛙是如何吃昆蟲呢?”

 

“青蛙把牠的長舌一伸,便可以捕捉昆蟲了。”

 

“用舌頭又怎能把昆蟲擒拿回來呢?”

 

“青蛙的舌頭上有黏液,把昆蟲黏起來再縮回口裏呢!”

 

“既然青蛙的舌頭有黏液,那麼青蛙把舌頭縮回的時候,舌頭豈不是也被黏着,動彈不得?”

 

孫兒的問題是我從未想過的,於是我便在書本裏尋找答案,發覺原來青蛙只會在有需要的時刻,才分泌黏液出來。在這種互動的問答過程中,小孩與大人的知識和興趣,都有增長。

 

又一天,孫兒在家裏徒手捕獲一隻壁虎(Four-clawed Gecko),興奮地來電告訴我。

 

我問他:“壁虎有沒有脫掉尾巴呢?”

 

“爺爺,你的問題真奇怪。為甚麼壁虎會脫掉尾巴呢?”

 

“壁虎有天生的逃生潛能,如果牠被敵人抓着尾巴時,便會脫掉尾巴方便逃生,過了一會兒會重新生長一條新尾巴。”

 

兩天之後,孫兒再次來電給我,說:“爺爺,壁虎真的脱掉尾巴了!”

 

我問:“為甚麼壁虎會無緣無故脱掉尾巴呢?”

 

他告訴我:“上次聽了你的解說,我很想試驗一下壁虎是否真的能脱落尾巴啊。於是我便拿起壁虎的尾部,牠掙扎了一會,終於放棄尾巴,脱落尾巴後便跌回飼養籠裏了。”

 

可憐的壁虎成為了一個在生活中發掘生趣、追求學問及知識求證的互動例子。雖然壁虎並沒有因脱掉尾巴而死去,但事後我也教導孫兒,生物的生命也是很寶貴的,我們觀察研究和認識牠們的同時,也要尊重不同的生命。

 

隨着年紀漸長,他的興趣及膽量日增,他也樂得在平日的生活中不斷尋找生物的趣味。有一次的“傑作”便是用膠瓶在窗前捕捉黃蜂,還主動地送那黃腳虎頭蜂(Vespa Velutina)給爺爺養活和鑑定品種呢!

 

孩子發問的範圍除了身邊的生物外,也伸延至一些大自然現象。有一清早,孫兒起牀後喚醒他的父親,煞有介事地問:“究竟彩虹是濕的還是乾的呢?”他爸爸還未夢醒,孫兒便重複再問。他爸爸這才醒過來,思索了一會兒,便解釋道:“彩虹是捉摸不到的,不過它是由很多小水點折光而形成的。因為小水點的存在,所以也可以說是‘濕’的。”孩子們以充滿童真的心態去想像事物,提出的問題千奇百怪,亦會刺激大人去思想及查考。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香港)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李熙瑜

李熙瑜

李熙瑜,香港著名生物學家,前漁農處處長。一生與生物結下不解緣,大學時修讀生物,畢業後於中文大學任生物系助教,後來更加入市政事務署轄下防治蟲鼠組,天天與蛇蟲鼠蟻為伍,卻不亦樂乎。 一輩子尋蟲、看蟲、研究蟲,現雖已退休多年,對生物仍熱情不減,並將其興趣延續至後代,與兩名孫兒齊齊以“尋蟲”為樂。 李博士亦曾任郊野公園管理局局長,現時為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董事,著作有《香港農作昆蟲名錄》、《尋蟲記—大城市小生物的探索之旅》、《尋蟲記2──蟲中取樂》及《尋蟲記3──各出奇謀》。《尋蟲記》入選香港電台第五屆“香港書獎”提名書目;《尋蟲記2》入選香港電台第九屆“香港書獎”提名書目,並榮獲第一屆香港出版雙年獎(兒童及青少年類別)。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