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舊書店地圖》

《香港舊書店地圖》


 

自十三歲入行至今,歐陽先生對這行業深有感情,不時組織行家茶敘聯繫,「不過早年(人多到)要坐幾圍,近年連一圍枱也坐不滿。」他亦經常赴內地、台灣及日本考察當地舊書業,「以前常到內地書市,遠至桂林、重慶都去,買到很多好貨色,不過近年很難買到好書,因為內地書販愈來愈多,亦愈來愈識貨。現在我仍不時返內地,不過只是跟朋友飲茶敘舊。」談到東京神保町舊書街,他認為辦得很有規模,「只不過近年缺乏新血,書籍流動性不高,你每年去一次,在每家書店看到的書都是那幾本。」


至於香港的舊書店,每一家他都會定期作客,包括近年由年輕人創辦的新店,甚至是遠在新界和離島的小店。他謙稱:「我現在去書店已不是買書,而是看看其他行家怎樣做,總會學到點東西。」事實上,歐陽先生經驗豐富而且熱情誠懇,不少年輕行家主動向他請教,他亦總樂於分享心得。


「很多人問我,舊書業還『有冇得做』,是不是夕陽行業。我說這個世界沒有甚麼夕陽行業,任何生意都可以是『朝陽』,只看你有否用心和用腦去經營,能否配合時代進步。」不少行家最頭痛是租金昂貴,「我常跟後生仔講,最緊要你有沒有興趣,有興趣自然有決心,自然會想辦法守下去。加租捱不住?那不一定要租地舖或商場舖,可以搬到樓上,甚至是工廈,然後再想辦法吸引客人。其實加租未必不合理,世界會向前走,菠蘿包不會永遠賣一毫子,問題是你能否適應變化。」


作為老店,神州有不少文人熟客,包括劉以鬯、董橋、陳子善和丁新豹等,「董橋會買藝術書、字帖等,陳子善當然收集民國文學,丁新豹就通常買歷史、地方風俗等書。」至於幫襯最多的,可能是小思老師(盧瑋鑾),「小思幫襯我們幾十年,幾乎每星期都來一次,連我的孫子也認她做『太師』。我敢說,她的書很多都是我賣給她的。幾年前她一次過把大部分藏書捐了給中大(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大半生與書打交道,歐陽先生自己喜歡看甚麼書?「我最愛看兩類書,一是『與書有關的書』,例如圖書版本、圖書館學、出版業、書店經營等;第二類是商業管理,希望從中學到新知識,彌補我自己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不足。」店中藏書數十萬,但他家中只得「一兩櫃書」,大多是科系歷史,「例如中國文學史、科技史、美術史等,每一出版我一定買一本,方便我遇到未見過的東西時,隨時可以查閱。」


七十四歲的歐陽先生手腳勤快六十年如一日,每天工作最少十小時,要不是在書店忙進忙出,就是在各地巡視考察,即使靜下來也在思考經營變革,「我從沒想過退休,托賴身體尚算可以,只要撐得到都會做落去,即使我不做兒子也會繼續做。」那麼神州會否一直延續至第三代、甚至第四代?「呵呵,那我不能替他們做決定,他們喜歡就做,不喜歡也不會勉強,一切順其自然。」然而他堅信,這個他所深愛、貢獻大半生的舊書行業,始終「有得做」、有前景,「只是經營方式一定會不斷變化,會變到怎樣我現在也看不到,不過我對香港近年新入行的年輕人很有期望,有時看到他們,就覺得看到六十年前的自己。」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黃曉南

黃曉南

生於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系學士,中文大學新聞系碩士,現職《信報》專題組組長。曾獲香港報業公會最佳財經新聞寫作冠軍(2016年)、亞軍(2015年);美國花旗傑出財經新聞獎冠軍(2013年,香港區);亞洲出版業協會最佳偵查報道優異獎(2011年)。 自2003年在台灣接觸舊書店,一發不可收拾,工餘時間遍訪尋寶,除了熟悉台灣和香港舊書業情況,足跡亦遍及內地、日本和歐美舊書店。2013年獲台灣政府教育部贊助,用兩星期時間走訪台灣從南到北的舊書店,寫成〈寶島舊書店之旅〉報告,翌年獲台灣政府列為對外推廣的12種。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