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謬誤》

《營養謬誤》


俗語所謂:「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除了「柴」,近半世紀轉變最大的,可算是「油」也。豬油、牛油、棕櫚油、椰油、橄欖油、芥花籽油、菜油、花生油、粟米油、紅花籽油、豆油、葵花籽油、亞麻籽油、三文魚油、月見草油等等,林林總總,種類繁多。

 

記得年幼時,祖父愛吃香噴噴的豬油撈飯,到現在不但無人問津,連講出來也令人打飽嗝。上世紀70年代開始,主流營養學派提倡不要用豬油煮食,應改用植物油,花生油因此大行其道。未幾,傳媒又說花生油不好,要轉用菜油、粟米油才健康。90年代開始,超市出現葵花籽油、紅花籽油。而現時流行的卻是芥花籽油、橄欖油、葡萄籽油。近年,自然醫學界更為棄用已久的椰油來個大平反,倡之為最健康的煮食油。

 

普通人透過媒體報刊方面,獲得的資訊極有限。再者,糧油食品既是我們的必須品,涉及的商業利益達天文數字,亦足以影響國家的經濟及政治,既得利益者要壟斷市場,無所不用其極。這些關係到切身健康的問題,大家要多聽多聞,獨立思考,切勿迷信權威,才能作出明智之選。

 

營養學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發展起來,加上近年科技進步,研究和發現推陳出新,就連醫學院的教科書也追不上,莫說是行外人了。以上對食油的喜惡,某程度上也反映出營養學界多年的反思和演變。以往近半世紀所提倡的若果是對的,那麼我們的健康應不斷改善,但心臟病和中風等心血管病卻躍升為城市人的殺手病。患心臟動脈栓塞的前美國總統克林頓,是眾所周知喜歡吃「垃圾食物」的總統,最喜歡的食物是雪糕、雞肉批等。他曾多次入院做心臟搭橋手術。這個30多年前罕有的大手術,現在成為醫院每日例行公事。

 

脂肪是人體能量來源

 

在此聞「脂」色變的年代,經無知的傳媒、既得利益者不斷灌輸洗腦,令大眾誤以為脂肪不但一無是處,更是一切疾病的罪魁禍首,絕對是一種「害人害物」的東西。現在,讓我們重新認識脂肪,替它來個大平反。

 

所有生物體內都存在脂肪,人有,動物有,植物有,變形蟲、細菌、病毒統統有。很多人以為不用油烹調,不吃肥肉、膏油便不會吸收到脂肪,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攝取的總脂肪量,約有7成是屬於那些「隱形脂肪」。「隱形脂肪」存在於穀類、豆類、果仁、種子、蔬菜、海鮮、瘦肉類、蛋和奶類中。

 

我們從動物和蔬菜得來油脂,是濃縮的熱能來源。除此之外,脂肪還構成所有細胞膜,以及各種各樣的內分泌、激素等物質。餐膳有些「油膩」,才能被慢慢消化吸收,延長飽滿感,更能果腹。反之,只進食「清茶淡飯」,如白飯、青菜,2、3小時後便開始覺得餓,要急找甜點小吃、餅乾麵包充飢。油脂更有負載脂溶維他命A、D、E和K進入身體的作用。胡蘿蔔素轉化成維他命A、礦物質的吸收和許多代謝過程都需要脂肪質,因此,脂肪是生命必須物質。

 

人體內的脂肪,其中一個重要作用在於儲存能量。在人類早期進化時,這些能量儲備令我們足以在短期飢荒或生病時倖存下來。每磅脂肪能提供大約4,000卡路里的儲備能量。此重要作用經常被輕視,事因體內的脂肪儲存在令人覺得不好看的部位。一個體重150磅、中等身材的人要攜帶約25至35磅的脂肪作為能量儲備。如果儲備換轉為碳水化合物的話,那麼便要加倍,約50至70磅,而體重要達175至185磅,才能儲備相同的能量,可見脂肪較碳水化合物能更密集地儲存熱量。若以蛋白質儲備同等熱量,所需的重量則是脂肪的兩倍多。而當蛋白質「燃燒」釋出能量時,腎臟必須同時處理和清除額外的氮。相比之下,燃燒脂肪相對「乾淨」,只產生二氧化碳和水。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袁維康

袁維康

美國克雷頓自然醫學院醫學博士、中國湖南中醫藥大學醫學博士、香港大學牙科醫學士 臨床肌能信息學®創始人。名列亞/美洲名人錄(第四集)的袁維康,1990年畢業於香港大學牙醫學系,接受正統西方醫學培訓。在執業期間摒棄執見,探索自然醫學,進而攻讀及於1996年取得美國克雷頓自然醫學院自然醫學博士學位。2000年捨棄牙醫專業,重新出發,轉職為私人執業自然療法醫生。雖醫務繁重,仍不減他對醫術的追求。他鑽研傳統中醫學,先後在中國中醫科學院進修,及於2009年獲中國湖南中醫藥大學頒授醫學博士學位。2008年經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專家評審後,其屬下協會特授「民間名醫」稱謂。身為少數擁有3個不同醫學學位的袁維康,一向熱衷推廣自然醫學。因其醫見獨到精闢,經常成為各傳媒採訪對象,當中包括香港電台、奇妙電視及亞洲電視等。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