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鼠狼毛毛與消失的河. 上》

《黃鼠狼毛毛與消失的河. 上》


 

春天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空氣中有點甚麼不對頭。是甚麼呢?誰也不知道。黃鼠狼毛毛,狐狸晶晶,刺蝟莎莎和小蛇彩虹四個好朋友正在大楊樹下面商量怎麼玩,喜鵲老科飛了下來,小聲對他們說:


「邪神來啦。你們得小心。」


要知道老科一般是不會小聲說話的,他一般也不會為了說一句話,就從樹上飛到地上來。這說明問題很嚴重。


毛毛正在摳腳指頭,他看了老科一眼:「邪神?」


晶晶本來也在看毛毛的腳指頭,他一臉狐疑地問:「是做鞋的嗎?」


莎莎想到了好吃的蠍子,她問:「是大蠍子王嗎?」同時興奮地搓搓手。


彩虹想到了好玩的鬼故事。她一對眼,一吐舌頭,往後一倒,假裝嚇死了。


老科挨個瞪了他們四個四眼。


「邪神不是鬧着玩的!也不是做鞋的!邪就是不正,就是違反自然。邪神就是邪惡的妖怪,它有很大的魔力。能帶來戰爭、災難,製造恐怖。」


毛毛問:「戰爭?誰跟誰打?」


老科皺着眉頭:「別管誰跟誰打,也許是你跟晶晶打吧,反正是戰爭!」


「可是我跟晶晶是好朋友,我們都是好朋友,怎麼會打仗呢?」


「你是不想打,可是邪神它就能讓你打。邪神就是壞。製造恐怖!」


莎莎小聲說:「糟了,我已經害怕了。那怎麼辦呢?」


老科嚴肅地說:「避邪!必須避邪。」


毛毛說:「我知道了,有張天師的咒符,掛起來就行。蠍子就怕張天師。」


可這回老科沒那麼肯定。他說:「邪神比蠍子厲害多了。大概得用別的避邪方法。」


彩虹忽然說:「我知道怎麼避邪,用紅顏色可以避邪,我們得一人繫一個紅蝴蝶結。」


老科歪着頭想了想:「不知道紅蝴蝶結管不管用。能避邪的還有貔貅、碧璽。貔貅是龍和熊貓的兒子,專門避邪的。碧璽是一種玉,又紫有綠,有避邪的作用。」


晶晶問:「老科,您見過邪神嗎?邪神長甚麼樣,怎麼過厲害法啊?」


莎莎說:「對啊!到底長甚麼樣啊?要不我們碰上,都不知道它是邪神。」


老科一愣,「哦,邪神長得又像貓又像鳥。邪吧? !你說邪神是鳥吧,它還夜裏不睡覺,白天睡覺!它不搭鳥窩,住樹洞裏。邪吧?!而且它的叫聲也能把你嚇死!」


莎莎聽了,有點震驚,往後縮了一點,眼睛都圓了。大家都不再說話,都在想碰見邪神怎麼辦。


老科就飛回到樹上去了。


想了一會兒,毛毛立起來說:「走,我們到山上玩,還得學二十種花的名字呢!去年大馬蜂考我們,我們就沒及格。(前情請閱《黃鼠狼毛毛的二十四個節氣·春夏篇》)現在我們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反正邪神白天睡覺,誰都不打擾誰。」


他們在山上見到一棵開藍花的草。這個花很大,很漂亮。晶晶小心地把它摘下來,準備拿回去問老科這個花的名字。還有一種爬蔓的大粉花,也很漂亮,晶晶把這個也摘了,都放在莎莎背上。過一會兒,莎莎就變成一個會走的花籃了。


雖然渾身都是花,可是莎莎心裏不踏實,看甚麼都像邪神。啪嗒,一個小樹枝斷了,莎莎一驚,「邪神!」


毛毛說:「你別一驚一乍的好不好?哪兒有那麼多邪神!」


一隻布穀鳥從附近飛過,「孤不孤獨?孤不孤獨?」


另一隻在遠處回應他,「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莎莎跑到一個草叢後面藏起來,鮮花掉了一地。


毛毛說:「你幹嘛呀你?!布殼鳥你又不是不認識。每年春天都來的。」


莎莎說:「我以為邪神呢。我們回家吧。我一直提心吊膽的,不好玩了。」


毛毛在一棵桃樹下撿了一根小樹枝,嚴肅地遞給莎莎,「給你一把桃木劍。桃木可以避邪。邪神來了,你就這樣拿着,它就逃了。」


「那它要是不逃呢?」彩虹插進來。


「它不逃,你就用這個打它,然後你逃。」


天快黑了,晶晶和彩虹各自回家了。莎莎把摘下來的花都背到了毛毛家,堆在地上。平常這個時候她會出去找果子和蟲子吃,今天她分不清自己是更肚餓,還是更害怕;是出門好,還是不出門好。毛毛到小池塘去打了一桶水,把花都泡上了,準備明天早上拿着去問老科。莎莎就一直跟在他屁股後面。


天剛黑,有人敲門。毛毛很高興有客人來,馬上把門打開說:「請進!」


外面站着兩隻奇怪的大鳥。大圓眼睛,貓耳朵,羽毛蓬鬆。他倆都比毛毛的門高,進不來,好像也沒打算進來。他倆給毛毛鞠了一大躬。


個頭大一些的貓耳鳥說:「我叫梟梟,他叫呼呼。我們是貓頭鷹。」毛毛聽見身後莎莎倒吸一口氣,小聲說:邪神! 


出版社:中華教育出版
電子書

作者介紹

楊熾

楊熾

生於南京,父母為著名翻譯家楊憲益和戴乃迭。她長於北京,在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亞述學博士,學成歸國,與丈夫楊達悟一起,協助長春東北師範大學管理古典文明研究所,任副所長和副教授;後來又成立前塞翁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任副總經理。近年退休,楊熾開始嘗試兒童文學創作,著有《黃鼠狼毛毛的二十四個節氣》等。
回頁頂